頻譜江湖風云再起

2020-01-15 04:26:45 兵器知識 2020年1期

馬巖

如果有人把電子戰行動拍成一系列“泡面番”的話,恐十白近30年的畫面都要被美軍“霸屏”。每一集開場,頭頂上的電子偵察衛星和的電子偵察機就在時刻嗅探著對手微弱的雷達和通信信號,滿載反輻射導彈的“野鼬鼠”小隊機敏地尋覓著獵物,伴隨空襲編隊飛行的EA-6B強悍的電子干擾讓對方雷達形同虛設,EC-130H切斷了敵政府的廣播電視信號,每集都會在精確制導武器的一頓爆錘之后完結。于是撒花的撒花、撒鹽的撒鹽、撒骨灰的撒骨灰。

然而近幾年來,美軍在頻譜江湖中的主角光環貌似有所飄搖,而這種挑戰來源于地球另一端的老對手——俄羅斯。

在2019年10月底舉行的“老烏鴉”協會第56屆年度研討會上,曾在烏克蘭陸軍總參謀部電子戰部任職的伊萬·帕瓦蘭科上校,詳細介紹了近年來俄軍對其實施電子攻擊的情況。由于烏克蘭使用了大量俄制無線電設備,給俄軍的電子對抗帶來極大的便利,在沖突初期,俄軍便遙控激活了預置的“病毒”開關,使這些電臺無法使用。烏克蘭部隊不得不使用更加脆弱的商用無線電臺和蜂窩移動網絡,而這正中俄軍電子干擾的下懷。2014-2015年間,俄羅斯有效地干擾了烏克蘭工作在137~180MHz和400~470MHz的摩托羅拉電臺,就連美國哈里斯公司生產的跳頻電臺也頻頻遭受干擾。

衛星導航信號也是俄軍干擾的重點關注對象,而且也不僅限于美國的GPS。為了防止烏克蘭“蹭網”,俄羅斯對戰區內的“格洛納斯”導航信號也實施了“大義滅親”式的欺騙干擾,真是個“狠起來連自己都打”的角色。據烏方統計,在2015-2017年間,俄軍對導航信號的干擾已經導致約100架小型無人機飛著飛著就迷失了自我,落得黃鶴一去不復返的結局。

對烏方手機網絡的電子對抗則體現了俄軍網電一體戰的思想。針對手機信號的壓制干擾雖然時有發生,但并不是俄軍的首選手段,利用智能手機竊取情報信息顯然更有軍事價值。在會上,帕瓦蘭科稱自己的手機在2018年被俄羅斯侵入至少2次,并確認了俄軍具備侵入蜂窩通信網并發送短信的能力,烏軍官兵本人及其家屬都收到了這種“威脅”。希望他們的家人沒有受騙給俄軍轉賬。

習慣了非對稱反刪乍戰環境的西方軍隊,在頻譜江湖中已有多年難覓對手。此番面對俄軍所展現出的強大區域拒止能力,不免有些錯愕,勢必將閉門修煉應對的招式。而由于不會直接導致流血沖突,電子攻擊也成為俄羅斯向北約和其他對手展示力量的一種低風險途徑。不斷更新的電子戰手段還會在烏克蘭東部和敘利亞等地區笑迎各路西方軍隊——“不服來戰啊親,不死人的那種哦。”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