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離核潛艇有多遠?

2020-01-15 04:26:45 兵器知識 2020年1期

慕小明

2019年10月10日,韓國海軍在國會開展的海軍國政監察工作中,正式公開提出了裝備核潛艇的必要性,并承認已經成立籌備引進核潛艇的工作小組。這是韓國海軍在2003年首次提出引進核潛艇后,再次正式提出裝備核潛艇。

韓造核潛艇的進階之路

韓國發展核潛艇的呼聲由來已久,而且一度有獨立發展核武器的意愿。在美國的壓力下,1974年韓國和美國簽署了為期40年的《韓美核能合作協議》,禁止韓國進行鈾濃縮或核廢料處理。1975年,韓國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另一方面,韓國是世界第五大核能國家,擁有21座核反應堆,支撐著國內40%的用電,可見其核工業體系的龐大和廣泛。韓國擁有的原子能技術儲備能夠自主設計和研發核潛艇,一旦朝鮮采取核威懾或者美韓軍事同盟可能解體,韓國就極有可能在必要時重啟其核武計劃。

盧武鉉政府時期,韓國軍方曾立項“632項目”,秘密研究核潛艇動力裝置的小型化技術。據參與該計劃的韓國海軍退役上校武瑾植披露,“632項目”完成了潛艇及其小型核反應堆的基礎設計工作。由于該計劃被媒體曝光引起國際原子能機構關注,另外在獲取濃縮鈾的問題上沒有得到美國的讓步,項目下馬。

2015年,韓美簽署的修訂后的《韓美核能合作協議》規定,韓國最高只能把鈾原料濃縮到20%用作核燃料,而且需要在“和平使用核燃料”的前提之下。因此,韓國無法建造以高濃縮鈾為燃料的核潛艇。

韓國現在又提出發展核潛艇的直接動機,與朝鮮近期的潛射導彈試射直接相關。2019年10月2日上午,朝鮮國防科學院在朝鮮東海元山灣水域成功試射了新型“北極星”3潛射彈道導彈(SLBM),還公布了“北極星”3在大氣層外拍攝的地球照片,暗示可以打擊世界任何一個地方。

發射出水的朝鮮“北極星”3潛射彈道導彈

2017年,朝鮮曾經對外公布“北極星”3的設計圖紙并宣布了研發計劃。此前朝鮮已于2016年8月24日試射了“北極星”1,2017年2月12日和4月5日試射了“北極星”2。韓國科學技術政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李春根認為,“北極星”1的長度約7米,而“北極星”3的長度在10米以上,最大射程可達1900千米左右。

2017年4月,參加總統競選的候選人文在寅在競選辯論時提出,韓國面臨的時代需要核潛艇,他將推動討論修改韓國與美國關于民用核能所簽署的合作協議。文在寅上臺后,為提高韓國對朝鮮海基核力量的威懾能力,2017年10月,韓國軍方委托首爾的一家智庫就建造和裝備5000噸級核潛艇的可行性進行了為期五個月的評估。評估報告建議韓國海軍發展一種類似法國5300噸“梭魚”級的攻擊型核潛艇。之所以選擇“梭魚”級作為母本,是因為其核反應堆采用低濃縮鈾驅動,符合韓國實際需求且是“安全”的,可以避免違反與美國達成的核協議。報告估計,韓國只需要在7年投入1.3萬億~1.5萬億韓元,就可以自主完成核潛艇的建造。

朝鮮2017年11月29日發射“火星”15導彈后,次年朝美啟動無核化談判,之后朝鮮再沒有進行導彈試射。2019年2月朝美河內談判失敗后,朝鮮從5月至9月先后進行了10次戰術層面的近程導彈試射。這次潛射導彈試射是朝鮮在10月1日宣布重啟無核化磋商13個小時后進行的,不僅標志著朝鮮的導彈發射活動又升級到戰略層面,也暗含著對美韓威懾以提高談判地位的意味。

韓國“張保皋”級柴電潛艇以德國209型潛艇為原型建造

因此,韓國提出發展核潛艇,既有短期應對,更是長遠考慮。韓國海軍參謀長深承燮認為,“核動力潛艇可以長時間在水里作戰,是在探測到朝鮮的潛射彈道導彈(SLBM)之后持續對目標進行跟蹤和打擊的最有用武器”。在韓國看來,“核動力潛艇可以同時對朝鮮和周圍國家的威脅形成有效遏制,非常有用且必要”。深承燮表示,韓國海軍正與國防部、聯合參謀部一起合作,努力引進核潛艇。

技術可行性

1991年前,韓國海軍幾乎沒有任何建造正規潛艇的經驗。在德國霍瓦爾特一德意志造船廠的技術援助下,韓國建造了9艘1200噸級的“張保皋”級和9艘1800噸級的“孫元一”級柴電潛艇。在“孫元一”號潛艇下水的2006年,韓國啟動了3000噸級KSS-Ⅲ潛艇計劃。這是韓國首個自行設計制造潛艇的計劃,在經歷了多年引進技術和消化吸收后,韓國開始了自主設計研發潛艇之路。

法國“梭魚”級攻擊型核潛艇首艇“絮弗倫”號

2018年9月14日,KSS-Ⅲ潛艇的首艇“島山安昌浩”號下水(題圖),KSS-Ⅲ由此成為“島山安昌浩”級。2019年6月底,“島山安昌浩”號開始第一次海試。“島山安昌浩”級潛艇由韓國國防科學研究所(ADD)負責研發,聯合擁有潛艇建造經驗和技術的現代重工(HHI)和大宇造船海洋(DSME)共同負責建造,還有法國、德國等相關造船企業。按照計劃,“島山安昌浩”級將建造9艘,以取代“張保皋”級。這9艘潛艇將分3批次建造,每批次3艘。第一批次潛艇將于2022年前服役,第二批次2024年前服役,至2029年前全部服役完畢。

建造核潛艇的計劃一旦正式實施,預計在韓國計劃建造的3 000噸“島山安昌浩”級潛艇項目中,Batch-3最容易成為候補目標。“島山安昌浩”級的Batch-1、Batch-2計劃是在2020年至2027年間建造成搭載柴油動力系統的潛艇,但Batch-3還未制定出具體的建造計劃。根據項目日程安排,Batch-3至少到2020年代后期才能建成。因此,將計劃在2028年后建成的Batch-3的動力系統開發成核動力,是最現實可行的方式。

從韓國國內報道來看,在核潛艇計劃中,韓國國防部將起統管職責,具體參與部門包括韓國海軍(ROKN)、韓國國防科學研究所(ADD)和韓國核能研究所(KAERI)。

韓國已經儲備了相當程度的核潛艇相關建造技術。在最核心的部件核反應堆研究方面,韓國核能研究所于2002年開始研發SMART-P型一體型核反應堆的技術驗證堆。2008年6月,該技術驗證堆建成,設計高度10米,直徑5米左右,設計壽命約30年。該驗證堆只用于技術驗證,而不能用于艇載。在核燃料方面,韓國已經可以提取濃度20%的濃縮鈾,除了換料頻繁這個缺點,足以用于核潛艇。

在核潛艇艇體建造方面,韓國已經擁有2400噸級AIP常規潛艇建造和維護經驗,相關建造技術比較成熟。3000噸級“島山安昌浩”號采用了單殼體為主的混合殼體結構,其流線型艇體、十字尾舵等設計,與美國海軍“弗吉尼亞”級、法國海軍“梭魚”級攻擊型核潛艇基本相似。而且,“島山安昌浩”號的水面排水量高達3300噸,水下排水量達3900噸。按照計劃,未來“島山安昌浩”級潛艇的水下排水量將達4100噸。“島山安昌浩”號潛艇裝備的導彈垂直發射系統(KS-VLS),在現有常規潛艇中極為少見,普遍裝備在核潛艇上。“島山安昌浩”號艇體中央配備了3組雙聯裝共6個發射單元,可以發射韓國國產的“玄武”2彈道導彈和“玄武”3巡航導彈。以上技術數據,已經十分接近常規潛艇的上限,未來韓國可能在該級潛艇全部建成或服役后,在此基礎上發展核潛艇。

航行中的美國“弗吉尼亞”級攻擊型核潛艇

制約因素

綜上分析,單就技術層面而言,設計和建造核潛艇對韓國造船巨頭而言并非難事。但是要將核潛艇的武器系統和動力系統整合到潛艇平臺上,韓國還需要外國造船企業提供相關技術支持和援助。目前來看,仿制法國“梭魚”級核潛艇的方案相對來說最為可行。不過,韓國是否擁有足夠的財力和國際空間推動如此雄心勃勃的計劃,仍然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現代核潛艇既復雜又昂貴,在海軍主戰裝備中僅次于航母。韓國僅憑一己之力,可能需要至少10年才能造出第一艘核潛艇,近20年才能建成一支核潛艇部隊。韓國軍方為每艘潛艇開價11億美元,似乎也過于樂觀。法國“梭魚”級每艘16億美元,韓國缺乏建造經驗必然會付出更多的學習成本。韓國國家戰略研究所研究員金大年認為,國產核潛艇的建造將需要10年或更長時間,其單艇成本預計也會超過韓國政府估計的約11億美元。如果韓國希望能夠盡快擁有核潛艇,應該考慮購買攻擊型核潛艇或根據外國許可證生產。另外,2019財年韓國國防預算為420億美元,11億美元造價意味著每艘核潛艇將占用年度國防預算的近3%,要在國會審議環節與F-35戰斗機、“全球鷹”無人機、航母、預警衛星以及各種精確制導武器等重大國防項目的競爭中勝出,并非易事。

正在發射的韓國“玄武”2彈道導彈

韓國裝備的美制F-35A戰斗機

就算錢關好過,韓國核潛艇計劃的最大障礙仍來自政治領域。韓國是《核不擴散條約》(NPT)的簽約國,承諾不超限度使用接近核武器級別的高濃縮核燃料。而核潛艇配備的反應堆恰恰需要高濃縮核燃料,以便在狹小的艇體內裝進盡可能強大的核反應堆。以這種方式建造核潛艇,韓國就是“對核不擴散機制陽奉陰違”。此外,韓國擁有核潛艇違背“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宗旨(這包括日本、朝鮮、韓國“無核化”和美國戰術核武器不前移)。“無核化”的“核”不僅僅包括核彈,還包括其它用于軍事目的的“核”用途,包括用于核潛艇的“核裝置”等。一旦韓國考慮“擁核”,必然會進一步刺激朝鮮大力發展更強有力的“核導”武器,甚至日本也會提出“擁核”主張。因此,韓國無論以何種方式“擁核”都是對“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挑戰,必會招致周邊國家的反對。

如果考慮到文在寅政府致力于緩和韓朝間的緊張關系,核潛艇計劃就顯得更為扎眼了。此前,特朗普政府曾表示愿意與韓國商談放松軍控機制,允許后者開發威力更強、射程更遠的戰略武器。但是,美方對韓國的任何“核”承諾,都可能擾亂美朝領導人進行直接對話的安排。在各方積極推動韓朝和美朝首腦會談的當下,公開討論核潛艇建造計劃確實非常敏感,這也影響了韓國引進核潛艇的現實可能性。

正如美國《新聞周刊》所言,既然韓國已經處于美國的核保護傘之下,就沒有充分理由謀求全新的、昂貴的且有局限性的戰略反擊能力以威懾朝鮮。即便在朝鮮半島局勢最為緊張之際,韓國也曾表示,它擁有“廣泛的”報復計劃以回擊入侵,但如果僅僅針對朝鮮,那么核潛艇的威力依然有些過剩。

毫無疑問,裝備核潛艇能極大地拓展韓國海軍的作戰能力,但韓國政府能否承受起高昂的經濟和政治代價,有待于局勢演變和進一步觀察。

【編輯/山水】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