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也有奮斗者的無聲喧囂

2019-11-22 07:20:27 當代工人 2019年19期

王東杰

逃跑的蘋果

也許是為了逃避或者是想找個地方重新開始,23歲那年我決定到澳大利亞留學,原以為自己只是這個國家的一個過客,沒想到從此在這兒扎根了。

澳大利亞安靜祥和,幾乎天天都是藍天白云,浪花朵朵海中翻涌,枝頭的鳥鳴聲在家里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這里的家家戶戶都有前后院子,每一戶都會種上綠色的灌木和各式各樣的鮮花,主人定期把樹木修剪成自己喜愛的模樣,沒有人大聲喧嘩,更沒有人去破壞。你若在花園中停留片刻,腳下經常跑過小松鼠或者停落小麻雀,它們都不怕人。你可以拿食物喂它們,大家相處得其樂融融,好似一家人。

澳大利亞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獨自擁有一個大陸的國家,房東太太瑪利亞告訴我,在這兒沒有什么激動人心的事情發生,只有很平靜的生活,如果想尋求刺激就不該來這里。我說,我就是想平淡地生活,不喜歡刺激。

陌生的國家陌生的城市,剛到澳大利亞的時候我的社交活動非常少,以至于好幾個月都沒有參加任何聚會和活動,家里學校兩點一線,不上課的時候就自己待在家里。

那是一個寧靜的下午,我照例是自己在家,打開冰箱發現,水果沒有了,食物也寥寥無幾,就決定去超市買些補給回來。經過“瘋狂采購” 我買了很多東西,食物、飲料、水果,等等,足夠吃一個月了。結賬離開超市后,如往常一樣等公交,一起和我等公交的人群很安靜,有人聽歌,有人小聲交談,有人在看報紙。

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因為蘋果裝得太多,以至于袋子承受不了,全順著一個“洞”里逃跑了,蘋果四下散落。我慌了,準備放下手中大包小包的物品,去撿散落的蘋果。這時,在旁邊交談的人、聽歌的人、看報的人全行動起來,還沒等我放好手中的物品,蘋果已經在另一個完好的袋子里整整齊齊地裝好了。

我紅著臉對大家說謝謝,大家只是微微一笑,又恢復到剛剛的狀態,仿佛一切沒有發生過一樣,交談的人依舊交談,看報的人依舊看報,聽歌的人仍在聽著歌曲,又恢復一片寧靜。

這件小事的發生,讓我體會到了澳大利亞的溫暖,漸漸地我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狀態,開始參加社交活動。

結交老湯

一年前,我認識了老湯,那時我還在國內,朋友把他的微信推給了我,說有事找他就行。我們簡單聊了幾句,感覺老湯話不多,但人實在,心里掂量著估計是在澳大利亞混得不好,忙著打工,誰有閑工夫和我聊天呢。

記得我剛到悉尼時和老湯匆匆見過一面,老湯留下一句“初來乍到,有事要幫忙就說話”,就離開了。 有些感動,但更多的覺得是禮節性問候。后來租了房,上了學,生活安定下來,就聯系老湯,問他在做什么?許久,老湯才回了微信:“在食品廠做。”我堅定了自己一直的判斷,心里唏噓,生活對誰都不易,且行且珍惜。

世界真的很小,一個月前我去參加網球比賽,在家附近的火車站(相當于國內的地鐵,只不過悉尼的地鐵都在地面上跑),看到老湯一家,特地上前去打了招呼。這次老湯倒是熱情:“看起來你網球打得不錯,有空到我家那邊一塊打吧,我剛開始學。” 我隨聲應承,周五時就給老湯打了電話,說:“周末有空的話一起打球,別忘了在你家附近預定個場地,定三個小時吧。”老湯給我短信說放心,并把他家地址給了我。

臨出發前,導航看了下老湯家地址,我嚇了一跳,竟然在水邊,還有自己的碼頭!當到達老湯家時,老湯已經在大門前等候,湯太和三個孩子也已經在客廳盛裝以待。說是客廳,簡直比我整個家都大。我心里不停的疑問并自問自答:“在食品廠打工怎么會這么有錢?可能是移民早,那時便宜;更有可能是租的,對,租的會便宜很多。”

坐在老湯家客廳,三面都是通透的玻璃落地窗,窗外就是一片標準的網球場和半標的私家泳池,遠處甚至可以看到悉尼海港大橋。我當時的內心有說不出的感覺,回想起來,那是有很多的羨慕,還有更多的嫉妒。

我們一起打了球,又一起坐在泳池邊,看著孩子們在戲水打鬧,湯太在給我們燒烤,老湯拉我到泳池和球場中間的沙發上,說這是看夕陽和歌劇院最好的位置。他拿出我叫不出名的紅酒,介紹道,這是他珍藏了10年的西澳紅酒,他喜歡坐在這里看孩子打鬧、品紅酒味道,這是他一天最美的時光,不說話,有人陪,就覺得很好。

豆腐大王

老湯今年54歲,很早就來澳大利亞讀書,讀完書沒有身份,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機緣巧合之下他得到了澳大利亞政府給的綠卡,所以就留了下來。他說,他吃過很多苦,打過很多工,見過很多人,也經歷過很多事。

喝了點兒酒,微醺,老湯打開了話匣。他說44歲前的人生在別人眼里都是失敗,沒有穩定的工作,也就沒有穩定的收入。這還不是最糟,如果你不能給一個女人她想要的生活,那注定你也會失去她的心和她的人。他平靜地談到他的前妻,那個曾經讓他魂不守舍的女人,受不了他的落寞也看不到他的努力,更受不了澳大利亞男人的花言巧語,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和他揮手作別,頭也未曾回過。

他說,“我不恨她,一點兒也不。上帝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不放棄自己的人,你看,10年前上帝就把Tara送到我身邊。” 老湯邊說著,邊回頭深情地望了下在忙碌的湯太,眼里滿滿的愛意。

老湯現在經營著兩家食品廠,雇傭了上百的員工,他說他的豆制品占據了澳大利亞華人市場的近1/3份額。我問他:“你為何這么低調,說你在食品廠工作,我還以為你在打工呢。”

“人總是會嫉妒比自己過得好的人,與其讓別人嫉妒生恨,還不如自己低調些,讓別人憐憫呢。再說,你自己的生活好與壞,自己知道就行,為何要高調示人?” 老湯說。

他的奮斗歷程告訴他,在澳大利亞這種地方,法制健全,市場公平,你越努力機會就越多,生活中有太多的理論家、評論家,別在意別人的所謂建議,想好了就去做,做了就會有收獲。下的決心足夠堅定,才會不動聲色,每次高調地宣誓與喋喋不休地強調,都只是虛張聲勢。

湯太談起老湯,滿眼的崇拜,她說她比老湯小14歲,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在打工。但她喜歡他的談吐,喜歡他的堅持,喜歡他認真做事的樣子,看到老湯的第一眼時,她覺得這就是她一直在尋找的soulmate(靈魂伴侶)。

湯太說,老湯很能吃苦,直到現在他還是每天5點就起床,她說:你別羨慕他喝酒時的輕松,你只是不知道他背后吃過的苦。而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也很珍惜。

那天我們聊了很久,看夕陽西下,看歌劇院的燈漸漸點亮,老湯一家送我到門口,那雙大手緊握,對我說:“老弟,加油!”回家的車上,我心想:要不我也去做豆腐吧,看老湯做豆腐都能住豪宅。

第二天早上,我像老湯一樣5點起床,站在小小的陽臺上,初升的太陽才剛剛穿過云層。我望著眼前寧靜的澳洲大陸,仿佛看見我的夢想就這樣照進了現實。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