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嵩縣:易地扶貧搬遷讓貧困戶展新顏

2019-11-22 07:11:45 農村農業農民·A版 2019年10期

高陽 李蘇 譚宏海

嵩縣地處豫西伏牛山區,是全國易地搬遷發源地,屬于國家級貧困縣、河南省4個深度貧困縣之一。嵩縣縣委、縣政府為從根本上解決深山貧困群眾的生產生活難題,從本世紀初開始探索搬遷扶貧路子,截至2018年年底,累計搬遷11萬人,其中“十三五”期間搬遷安置深山貧困群眾2.75萬人。同時,還大力發展相關產業帶動貧困戶脫貧致富,真正實現了“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生活美”的目標。

“搬出舊山村,建設新家園。”這是9月22日記者一行在嵩縣黃莊鄉紅崖村村口牌坊看到的一副對聯。據黃莊鄉黨委副書記夏萌介紹,該對聯是時任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受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委托,來該村調研時題寫的。

嵩縣境內溝壑縱橫,素有“九山半嶺半分川”之稱,人均可耕地面積非常少,貧困群眾受自然條件限制,物質上和精神上都比較“貧窮”。作為“中國扶貧搬遷第一村”的紅崖村,在經歷了三次搬遷后,久居深山的村民徹底擺脫了大山的束縛,開起了農家樂、做起了店鋪生意,經濟上富裕了,眼界打開了,他們的下一代也與新時代完美接軌,奔向各地或求學,或工作……而紅崖村的變化,只是近年來嵩縣開展易地扶貧搬遷+產業帶貧致富工作的一個縮影。

搬出深山,拔窮根

嵩縣的貧困,主要是由于地理環境等因素造成的。因此,從2001年開始,嵩縣縣委、縣政府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將易地扶貧搬遷作為重要政治任務、脫貧攻堅“頭號工程”和最大的民生工程來抓。按照靠交通主干道、靠產業園區、靠鄉鎮政府、靠鄉村旅游點的“四靠”原則,圍繞實現貧困群眾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素質能力三提升要求,打造安居園、培訓園、創業園“三園”模式,正在努力全面打好打贏易地扶貧搬遷這場硬仗,如今勝利在望。

然而,在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工作之初,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樣順利,大部分群眾并不愿走出來。“村民世代久居深山,雖然在我們看來他們很貧困、很落后,但是他們習慣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嵩縣扶貧辦主任龔新貞告訴記者,“你讓他們搬下來用水沖式廁所,他們卻習慣蹲茅廁;你讓他們用燃氣做飯,他們還是覺得燒柴、燃煤方便。”最為關鍵的是,絕大多數貧困群眾還舍不得自己那少得可憐的貧瘠的耕地,而不顧搬進社區、走進車間能掙到比以前多得多的收入。

原來,搬出深山易,改變思想難。導致貧困的基礎是環境,而根本在于思想。

針對這個難題,縣領導、幫扶單位、村干部、第一書記、包戶干部,圍繞思想教育問題,每家每戶開展工作,讓每家貧困戶至少有一個政策明白人。通過向搬遷貧困戶發放政策明白卡、在貧困村公開公示搬遷條件,以及搬遷對象精準識別程序,廣泛宣傳黨的好政策等行動,群眾逐漸轉變了觀念、解除了顧慮,搬遷得以持續順利開展。

黃莊鄉三合村的張嵩現就是易地搬遷后脫貧致富的典型代表,他身體殘疾,原先貧困無助,一把年紀也沒能娶上媳婦。搬遷后,在政府的幫助下,他通過養蜂脫貧致富,還娶上了媳婦。如今的張嵩現,致富不忘鄉親,無償給貧困戶培訓養蜂技術,用實際行動和開闊思路幫助更多群眾脫貧致富。

住進新房,思路寬

在何村鄉鳳翔社區,記者隨機走進了某棟樓楊青棉的家。楊青棉一家四口原是安嶺村人,2017年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搬到了該社區。目前,其丈夫因病不能干重活兒,在社區有個公益崗位,她自己也在社區里的產業扶貧車間打工。“你的兩個孩子現在都在上學嗎?”記者問。“俺女兒就在搬遷社區服務中心干會計,俺孩兒在外面學習電腦技術呢,聽他說以后都是信息社會了,不跟上時代不行啊!”楊青棉笑著答道。

鳳翔社區管理負責人邢立明介紹,社區安置點共建安置房416套,安置全鄉貧困群眾304戶1212人,實現了需要搬遷貧困人口的全覆蓋。“像楊青棉這樣的貧困戶,咱社區還有很多,他們不僅身體搬進了樓房,通過環境的改變,他們下一代人的思想也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邢立明說。

黃莊鄉汝南社區是嵩縣第一大搬遷安置社區,經過10余年三批建設,先后投入各類資金8161萬元,建設各類住房490套,搬遷安置深山獨居、散居貧困群眾490戶1916人,有效解決了全鄉26個行政村眾多貧困群眾的住房安置問題。

“易地扶貧搬遷是民生工程,工程質量、施工安全就是易地扶貧搬遷的‘生命線。”嵩縣縣委書記徐新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們在完善配套設施過程中,注重打造‘三園,即安居園、培訓園、創業園,按照‘五有標準,對規模安置點配建社區服務中心、幼兒園、義務教育學校、衛生室、文化活動場所等公共服務設施,實現了公共服務全覆蓋。貧困群眾想干什么、想學什么,在這里都可以得到滿足。”

通過生活方式的改變、信息獲取渠道的增多,以及周圍群眾的熏陶,搬進社區的貧困戶從外到內都發生著質的變化,他們的致富思路正在不斷被開啟和變得多元化。

產業扶持,助增收

近年來,嵩縣按照精準扶貧的總體要求,把易地扶貧搬遷與產業扶貧有機結合,真正實現了“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生活美”的目標。目前,該縣引進產業化龍頭企業52家,建設扶貧車間49個,種植中藥材30萬畝、核桃20萬畝、煙葉1.6萬畝,發展食用菌7315萬袋,品種羊飼養量40萬只、肉牛30萬頭,帶動2.4萬戶貧困群眾穩定增收。

正在鳳翔社區服裝扶貧車間縫制衣服的張燕平,是2017年從羅莊村搬來的,月均收入2500元,最多時每月能拿3000元。“過去沒搬來時在家種那幾畝地,一年最多1萬多元,現在我的收入,再加上我老公每年在外打工的收入,一年下來得有四五萬元,真不想回去種那幾畝地了,想把它租出去。”張燕平開心地說。

“異鄉漂泊多辛苦,回鄉創業黨幫助。樹高千尺不忘根,回鄉創業報鄉親。”黃莊鄉三合村村口橋兩側護橋石上的紅字標語十分醒目。夏萌向記者介紹,該村現在是有名的“手繪小鎮”,是由本村一位大學生2015年回鄉創業時搞起來的,已成為全國較知名的美術基地。隨著每年來“手繪小鎮”寫生的大學生數量不斷增多,村里農家賓館也多了起來。武松生是“歸園”農家賓館的老板。賓館正門臨路,一幅幅彩繪映襯,后院依山傍水。武松生說,“每年光靠客房收入就有四五萬,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在三合村,像“歸園”這樣的農家賓館到處都是,而唯一的難題仍是在旺季滿足不了旅游者的住房需求。

食用菌產業也是嵩縣近年來大力發展的帶貧致富產業之一。黃莊鄉香菇種植示范基地形成了由3個村整村連片種植香菇的規模,夏菇、冬菇循環種植,目前建設香菇大棚211個270萬袋,帶動239戶836名貧困群眾脫貧致富。

“我們把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別定為產業扶貧年、產業扶貧提升年、產業扶貧提質年,就是要一步一個臺階,在貧困群眾搬出深山后,依托資源優勢著力打造十大產業扶貧模式。嵩縣的易地扶貧搬遷和產業扶貧不僅解決了脫貧問題,更讓搬出的群眾開了眼界,改變了生活方式,這為下一步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奠定了堅實的產業基礎。”對于嵩縣未來的發展,徐新信心滿滿。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