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貧困地區農戶創業的信貸需求研究

2019-11-22 06:11:22 財經理論與實踐 2019年5期

何廣文 劉甜

摘?要:從創業動機異質性的視角探究貧困地區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及影響機理,結果發現:貧困地區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總體與其預期收益呈正相關關系,由于不同創業動機農戶的資本積累和對外部資金的依賴程度存在差異,部分抵消了預期收益對信貸需求的影響, 生存維持型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相對較大;不同創業動機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未表現出顯著差異,貧困地區正規信貸產品同質化嚴重;創業年限等創業特征對不同創業動機農戶的信貸需求有差異性影響。

關鍵詞: 貧困地區;信貸需求;創業動機

中圖分類號:F830.58????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3-7217(2019)05-0011-08

一、引?言

精準扶貧如何“精”,金融精準扶貧如何“準”,充分了解貧困地區農戶的金融需求特征是必要條件。在扶貧攻堅的決勝階段,準確把握貧困地區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特征,精準投放金融服務是取得脫貧攻堅勝利的強力武器;而在后扶貧時代,如何滿足創業農戶的金融需求、幫助其提升創業項目的可持續發展能力,亦是關系到能否鞏固脫貧成果、加速貧困地區鄉村振興進程的關鍵問題。

持有不同創業動機的農戶其初始資源稟賦及訴求具有較大差異因而分屬于不同層次[1-3],而不同層次的農村金融需求主體其信貸需求有鮮明的層次性[4-6]。盡管已有較多學者指出持有不同創業動機的創業農戶對資源的需求存在差異,但鮮有文獻具體關注不同創業動機農戶其信貸需求的差異性。創業動機會影響創業者的創業行為和決策,包括對機會的評估以及對資源的尋求,進而影響其創業績效[3,7]。農戶不同層次的創業動機在經營發展能力影響創業績效的關系中發揮調節作用,創業的主動性越強,越有利于激勵創業者充分利用各項資源提升創業績效、達成創業目標[1]。機會型創業對創業者的社會資本和人力資本有較高要求,這些要素使創業者能夠獲得更多的創業資金,而生存型創業則對創業者自身的堅韌品質有較高要求,使其能夠克服資本上的短缺[2]。可見,農戶的創業動機直接影響農戶創業過程中對資源的尋求和使用,使得不同創業動機的農戶的創業行為產生差異。那么,不同創業動機的農戶對資金信貸需求的特征如何、存在哪些差異、影響機制是什么、如何予以滿足,對這些問題的研究對于精準、高效地扶持貧困地區的創業農戶尤為重要。

二、理論分析及研究假說

以全球創業觀察GEM和其他相關文獻對創業動機的劃分為基礎[1,3,8-11],本文將農戶的創業動機分為生存維持型、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生存維持型包括:首要創業動機為“找不到工作”“糊口”的創業農戶;效益追求型包括:首要創業動機為“想多掙點錢”的創業農戶;價值實現型動機包括:首要創業動機為 “發揮自身特長”“看好行業發展前景”“成就一番事業”“實現自我價值”“帶領村民致富”等的創業農戶。

不同創業動機對應著不同水平的預期收益。根據Schumpeter[12]的理論,三種不同創業動機對應著三種創業與期望收入的關系:直接相關,即以獲得收入、增加個人財富為唯一目標和結果;收入為第二產出,即獲得成功的同時獲得更多的收入,收入的獲得是創業成功的一種標識;第三種則與收入無關,創業完全出于追求自我價值實現、成就自己的事業。結合效用理論,假設每個農戶創業的效用由兩方面因素決定:預期收益I和獲得感s。s包括個人發展、自我實現等,農戶創業的效用可以寫成U(I,s)。生存維持型創業是由于農戶缺乏其他選擇、為了維持生活而進行的被動創業,其創業動機直接與預期收入相關:當創業的預期收益I大于原有生產經營方式的收入I0,創業的效用即大于原生產經營方式帶來的效用。由于此類農戶的創業動機是維持生存,意味著其原有的生產經營方式所帶來的收入較低,進而對創業的預期收益要求相對較低。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以增加收入、提高生活水平為最主要的創業目的,只有當創業的預期收益I和對自我發展和生活水平提高等方面的獲得感s均大于原生產經營或就業方式,創業行為才會發生,且創業的預期收入I在其效用函數的權重高于獲得感s。因此,效益追求型農戶對創業收益的預期高于原有的收入,亦高于以維持生存為目的進行創業的農戶的預期收益。在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效用函數中,自我實現的獲得感s的比重要高于創業的預期收入I;自我是否實現的結果最終體現于創業是否成功,直接體現在是否獲得更大的收益,收益越高,代表創業越成功,自我實現的獲得感越強。因此,價值實現型創業者對創業的預期收益相對最高。簡而言之,生存維持型創業、效益追求型創業和價值實現型創業,因創業動機的差異使得對創業的預期收益水平順次升高,這與程郁和羅丹[13]的初始財富影響農戶創業層次的觀點不謀而合。

進一步,Schumpeter的理論表明,創業是生產函數的變化,通過生產技術的革新、新商品的引進等行為對生產要素進行重新組合,以形成新的生產方式和生產結構,并在這一過程中衍生出對資金的需求,在自有資金難以滿足資金需求的情況下,即產生了強烈的信貸需求[12]。Baydas認為創業農戶對正規信貸的需求差異是由風險差異造成的[14];一些國際學者也從風險的角度構建理論模型研究創業經營決策對信貸需求的影響機制,其基本的邏輯是創業者對債務的使用與他們承擔金融風險的意愿和需要有關[15],融資被視為一種平衡經營風險的重要手段,使得農戶面臨的總風險保持在其可承受的區間范圍[16]。這類模型被稱為風險平衡模型,最初由Gabriel和 Baker[15]提出,已被廣泛應用于美國和歐洲農戶或農業企業的融資問題研究。本文根據該模型來分析創業農戶的最優借貸規模。設農戶創業的凈收益為r,凈資產為E,資產為A,根據杜邦分析法:rE=rA×AE。

根據式(3)可以從理論上得出結論: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與其創業項目的預期收益性呈正相關關系,預期收益越高,信貸需求越大。為此,提出研究假說:創業動機通過預期收益的異質性正向影響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預期收入最低,信貸需求最小;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預期收入較高,信貸需求較大;價值追求型創業農戶對創業的預期收益最高,信貸需求最旺盛。

三、模型設定

(一)數據來源

數據來自課題組于2016年7-8月在廣西、貴州、四川的調查,調查采取分層抽樣的方式。首先,從2015年貧困人口超過500萬的六個省份中選擇廣西、四川和貴州三個省份作為調研對象;然后,在三個省份中各選擇2個國家級貧困縣;最后,在每個樣本縣中根據經濟發達程度將鄉鎮分成上、中、下三類,每類鄉鎮選擇2~6個典型村,包括貧困村和非貧困村,在樣本村隨機入戶進行一對一訪談,最終獲得了農戶問卷1035份,剔除存在缺失值或異常值的樣本后,共獲得有效問卷959份。其中,貧困村農戶占比為47.24%,貧困戶①占比為31.11%,創業農戶占比為33.68%,其中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59戶,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121戶,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54戶②。

(二)變量選擇與模型設定

本文對創業農戶信貸需求的研究從兩個角度展開:正規信貸需求以及總體信貸需求。首先,本文關注的是創業動機對創業農戶正規信貸需求的異質性影響。考慮到信貸約束問題的存在,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可能難以充分反映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鑒于Nagarajan等[17]和Swain[18]等認為貸款來源途徑多樣化的情況下,總貸款金額可以代表農戶總體需求規模,本文進一步從創業農戶的總體信貸需求角度研究農戶創業動機異質性對信貸需求的影響。因此,被解釋變量分別為:正規信貸需求規模、總體信貸需求規模。

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具體為創業農戶在2015年從農信社、商業銀行等正規金融機構獲得的正規信貸金額。在234個創業農戶樣本中,有57.69%的創業農戶有正規貸款,生存維持型、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中有正規信貸的創業農戶占比分別為50.85%、61.98%和55.56%,貸款均值分別為8.07萬元、7.767萬元和7.8萬元,貸款最大金額為50萬,貸款平均金額為7.84萬元,全部創業農戶樣本的貸款均值為4.53萬元。可見,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存在大量0值樣本,但這些0值的存在原因可能不同,即創業農戶正規信貸需求規模的樣本值存在自選擇過程。具體而言,創業農戶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受兩個階段決策的影響:“是否借”以及“借多少”,且這兩個階段的決定因素存在差異[19]。因此,在可觀察的正規信貸規模基礎上采用Heckman模型(亦被稱為TobitⅡ模型)進行估計,模型設定如下:

Heckman模型分兩個階段進行估計:第一階段使用Probit模型對選擇方程進行估計,獲得逆米爾斯比率(IMR)后,將逆米爾斯比率作為解釋變量加入第二階段的主方程中,使用OLS線性回歸對模型進行估計。IMR系數顯著不為0時,即代表樣本存在自選擇,Heckman模型選定有效,否則代表不存在自選擇問題。

為滿足Heckman模型有效的識別條件[20],在選擇方程中加入金融獲取特征變量作為識別變量。Elhiraika[21]認為農戶是否參與正規信貸市場不僅取決于影響農戶信貸需求的因素,還取決于信貸供給的可得性。因此,本文對識別變量的選取主要從信貸獲得性角度出發,選擇權利親友[22]、是否有信用證[23]以及到最近金融機構距離[24]等作為識別變量,這些識別變量從信貸可獲得性角度對農戶正規借貸行為的決策產生影響,但不影響信貸需求規模,符合Heckman模型對識別變量的要求。

總體信貸需求規模具體為農戶在2015年從各個渠道獲得的信貸資金總和,包括來自于農信社、商業銀行等正規金融機構的正規信貸,以及來自親朋好友的非正規信貸。在234個創業農戶樣本中,有70.91%的農戶有借款,生存維持型、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中有借款的創業農戶占比分別為86.44%、80.17%和72.22%,貸款均值分別為8.16萬元、8.17萬元和11.05萬元,最大金額為62萬,平均金額為8.77萬元,全部創業農戶的借款均值為7.01萬元。考慮到總體信貸需求規模也存在部分樣本取值為0的情況,可觀察到的僅為發生了借款行為的農戶,因此,可能存在樣本選擇偏差,但不存在自選擇問題,為刪失數據,因此,采用Tobit模型對創業農戶的總體信貸需求規模進行估計。模型設定如下:

四、 實證結果及分析

(一)創業動機異質性對貧困地區創業農戶信貸需求的影響

表2是創業動機影響貧困地區創業農戶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的估計結果。正規信貸需求規模模型的ρ顯著不為0,表明確實存在自選擇,采用Heckman模型是合理的。

在正規信貸需求規模的模型中,不論是選擇方程(“是否借”)還是主方程(“借多少”),創業農戶的創業動機均沒有對其產生顯著的差異性影響,與理論預期不一致,可能的原因是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受到約束,且正規信貸產品同質性較強,不同創業動機可獲得的正規信貸規模差距較小。

在總體信貸需求規模估計模型中,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顯著小于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與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沒有顯著差異。這一估計結果與理論預期也不一致,可能的原因是創業農戶經濟基礎的差異抵消了預期收入對信貸需求的影響。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的經濟基礎和資本積累相對較弱,盡管其預期收益和投資規模均相對最小,但其自有資本積累無法支撐其創業投資,因此,對外部資金有較高的依賴;而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在創業前可能有一定的資本積累,因而對外部資金的需求規模小于實際的投資規模,由于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預期收益和投資規模相對更大,因此,對信貸的需求總額略大于效益追求型農戶。初始投資規模顯著正向影響創業農戶的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的估計結果進一步支持了上述假設。

創業年限對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規模產生了顯著的正向影響,但對創業農戶的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無顯著影響,意味著隨著創業年限的增加,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可得性有所提高。是否參與產業鏈對創業農戶的正規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均沒有產生顯著的影響,表明貧困地區的產業沒有形成集聚和帶動效應,對創業農戶的帶動作用仍較弱[25]。

其他控制變量中,戶主教育水平對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行為產生顯著的負向影響,對正規信貸需求規模產生顯著的正向影響,這分別與秦建群等[26]和劉西川等[27]的研究結論相一致。出現這種反差的原因是,教育水平低的創業農戶其自有積累相對較弱,因而更加關注“能否借到”;而教育水平高的創業農戶具有更高的企業家能力,投資和擴大經營規模的能力更強,更加關注“借多少”。金融知識和村干部身份顯著正向地影響創業農戶的總體信貸需求,亦表明創業農戶的企業家才能對其信貸需求有正向影響。收入水平對創業農戶總體信貸需求有顯著正向的影響,由于較高的收入水平代表創業農戶有更多的投資機會和更強的把握機會的能力[28,29],從這一角度看,創業農戶預期收益與信貸需求規模呈正相關的理論假說得到支撐。貧困村特征顯著且正向地影響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行為,顯著且負向地影響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規模,表明貧困村的創業農戶信貸需求相對較小,更加注重能否借到,而非貧困村的農戶信貸需求規模相對更大。

此外,在正規信貸需求規模估計方程的識別變量中,權利親友和獲得信用證顯著地正向影響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行為,表明信貸的可得性是決定創業農戶信貸行為的重要因素。而與最近金融機構的距離影響并不顯著,表明隨著普惠金融的推進和貧困地區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交通成本已不是影響貧困地區創業農戶借貸的重要因素。

(二)創業特征對不同創業動機農戶信貸需求的影響

在表2估計結果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入創業動機與創業特征變量的交互項,考察各創業特征對持有不同創業動機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估計結果分別如表3和表4所示。從總體來看,創業特征對持有三種創業動機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和總體信貸需求的影響較為一致。

首先,創業年限對持有不同創業動機農戶的正規信貸行為未產生顯著的差異性影響,對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規模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均顯著弱于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對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正規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較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均未表現出顯著差異。這可能是因為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的初始規模相對較小,后期的擴展投資還具有較大的空間,因而產生更大的信貸需求規模;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追求更高的收益水平,因而有更強的擴展投資傾向,故信貸需求規模較大。其次,初始投資規模對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正規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影響均顯著大于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這可能是因為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的初始投資規模基數較大,投資規模每增加1%會帶來更大的資金需求,進而使得這兩類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規模增長顯著。最后,參與產業鏈對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正規信貸行為和需求規模的影響顯著大于其他兩類創業農戶,對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的總體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顯著大于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但僅略大于0(-4.519+4.522=0.003),意味著實際上參與產業鏈對創業農戶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并不大。

五、結論及政策啟示

本文從創業動機異質性的視角探討了貧困地區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及影響機理,結果表明:(1)持有不同創業動機的農戶其正規信貸需求規模未表現出顯著差異,而總體信貸需求規模則有顯著差異,說明正規信貸在支持創業農戶方面缺乏靈活性、差異性的貸款產品和服務,且存在正規信貸約束問題。(2)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總體與其預期收益呈正向相關,但由于持有不同創業動機的農戶其經濟基礎的差異,即自有資本積累水平存在差異,使得對外部資金的依賴程度存在差異,部分抵消了預期收益對信貸需求的影響,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高于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3)創業年限、初始投資規模和參與產業鏈對持有不同創業動機農戶的正規和總體信貸需求的影響總體相近,創業年限對效益追求型創業農戶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顯著弱于其他兩類創業農戶;受初始投資規模基數較大的影響,初始投資規模對效益追求型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信貸需求規模的影響顯著大于對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由于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仍不夠充分,對創業農戶的帶動能力不足,參與產業鏈對創業農戶信貸需求的影響總體較弱。

本文研究結論對增強金融精準扶貧的精準性、提升貧困地區創業農戶信貸需求滿足水平、加速推進貧困地區鄉村振興進程有如下啟示:(1)結合貧困地區持有不同創業動機的創業農戶的差異性信貸需求特征優化產品結構,為不同類型創業農戶提供有針對性的信貸產品,適當增加對生存維持型創業農戶和價值實現型創業農戶的信貸供給和額度,提升貧困地區創業農戶的信貸產品可得性。(2)根據創業年限、經營規模對不同類型創業農戶信貸需求的影響,建立多層次的成長性信貸服務機制,為貧困地區創業農戶持續提供定制化信貸支持。(3)完善貧困地區產業發展政策,提高貧困地區產業的帶動效應,發揮產業扶貧作用。

注釋:

① 貧困村農戶樣本包括生活在貧困村的全部樣本農戶,即貧困農戶和普通農戶;貧困戶樣本包括貧困村的貧困戶和非貧困村的貧困戶。

② 實際創業農戶樣本為323戶,由于部分創業農戶的創業動機信息缺失,予以剔除。此外,由于本文關注的是創業農戶在創業及經營發展過程中表現出的信貸需求,因此,已進入成熟發展階段的創業農戶并不是本文關注的重點,且易造成結果偏差。本文對貧困地區創業農戶的考察將創業年限設定為10年,剔除聲稱創業10年以上的樣本后,有效創業農戶樣本為234份。

參考文獻:

[1]?蘇嵐嵐, 彭艷玲, 孔榮. 農民創業能力對創業獲得感的影響研究——基于創業績效中介效應與創業動機調節效應的分析[J]. 農業技術經濟, 2016 (12): 63-75.

[2]?胡懷敏,肖建忠.不同創業動機下的女性創業模式研究[J].經濟問題探索,2007(8):24-26.

[3]?朱紅根,康蘭媛. 農民工創業動機及對創業績效影響的實證分析——基于江西省15個縣市的438個返鄉創業農民工樣本[J]. 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3(5): 59-66.

[4]?何廣文等.中國農村金融發展與制度變遷[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05.

[5]?馮興元,何夢筆,何廣文.試論中國農村金融的多元化——一種局部知識范式視角[J].中國農村觀察,2004(5):17-29+59-79.

[6]?陳雨露,馬勇.中國農村金融論綱[M].北京:中國金融出版社,2010.

[7]?Shane S , Locke E A , Collins C J . Entrepreneurial motivation[J].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Review, 2003, 13(2):257-279.

[8]?孫紅霞,郭霜飛,陳浩義.創業自我效能感、創業資源與農民創業動機[J].科學學研究,2013 (12):1879-1888.

[9]?尹志超,宋全云,吳雨,等.金融知識、創業決策和創業動機[J].管理世界,2015(1):87-98.

[10]李祎雯,張兵.非正規金融對農村家庭創業的影響機制研究[J].經濟科學,2016(2):93-105.

[11]羅明忠,鄒佳瑜,盧穎霞.農民的創業動機、需求及其扶持[J].農業經濟問題,2012(2):14-19+110.

[12]Schumpeter J A. The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n Inquiry into profits, capital, credit, interest, and the business cycle[M].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34.

[13]程郁,羅丹.信貸約束下農戶的創業選擇——基于中國農戶調查的實證分析[J].中國農村經濟,2009(11):25-38.

[14]Baydas M M, Meyer R L,Aguilera-Alfred ?N. Credit rationing in small scale enterprises: special microenterprise programs in ecuador[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 1994(2):279-288.

[15]Ifft J, Novini A, Patrick K. Debt use by US farm businesses, 1992-2011 [J]. USDA-ERS Economic Information Bulletin,2014(122):53.

[16]Gabriel S C, Baker C B. Concepts of business and financial risk[J].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80(3):560-564.

[17]Nagarajan G, Meyer R, Hushak L. Demand for agricultural loans: a theoretical and econometric analysis of the philippine credit market[J]. Savings and Development, 1998(3):349-363.

[18]Swain B R. The demand and supply of credit for households[J]. Applied Economics, 2007(21):2681-2692.

[19]劉西川, 黃祖輝, 程恩江.貧困地區農戶的正規信貸需求:直接識別與經驗分析[J]. 金融研究, 2009(4): 36-51.

[20]Maddala G S. Limited-dependent and qualitative variables in econometric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21]Elhiraika A B. An econometric analysis of farm households participation in the rural credit market in Sudan[J]. Savings & Development,1999(2):193-213.

[22]寧國強, 蘭慶高, 武翔宇. 種糧大戶正規信貸供需規模影響因素及貢獻率測度——基于遼寧省582戶種糧大戶調研數據的實證分析[J]. 農業技術經濟, 2017 (6): 88-96.

[23]楊汝岱,陳斌開,朱詩娥.基于社會網絡視角的農戶民間借貸需求行為研究[J].經濟研究,2011 (11):116-129.

[24]韓俊,羅丹,程郁.信貸約束下農戶借貸需求行為的實證研究[J].農業經濟問題,2007(2):44-52+111.

[25]張益豐,鄭秀芝.企業家才能、創業環境異質性與農民創業——基于3省14個行政村調研數據的實證研究[J].中國農村觀察,2014(3):21-28+81.

[26]秦建群,呂忠偉,秦建國. 中國農戶信貸需求及其影響因素分析——基于Logistic模型的實證研究[J]. 當代經濟科學, 2011(5): 27-33+125.

[27]劉西川, 陳立輝, 楊奇明. 農戶正規信貸需求與利率:基于Tobit Ⅲ模型的經驗考察[J]. 管理世界, 2014(3): 75-91.

[28]米運生,曾澤瑩,高亞佳. 農地轉出、信貸可得性與農戶融資模式的正規化[J]. 農業經濟問題, 2017(5): 36-45+110.

[29]鐘春平,孫煥民,徐長生.信貸約束、信貸需求與農戶借貸行為:安徽的經驗證據[J].金融研究,2010(11):189-206.

(責任編輯:寧曉青)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