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亞開行對華應持公允開放態度

2019-11-22 05:11:38 環球時報 2019-11-22

張玉來

近日,亞洲開發銀行(ADB)宣布,將提高面向中國等中高收入國家的貸款利率,提高幅度為0.2%-0.3%。這是繼2018年世界銀行決定提高對中國貸款利率之后的又一事例。

亞開行此舉到底有著怎樣的背景呢?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關于日本政府要求亞開行停止向中國融資的報道不絕于耳,其理由包括: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且中國主導建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在亞洲投融資領域具備了很強國際影響力等。再聯系一下美國的態度,從今年7月份開始,美國就公開在WTO等機構中質疑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地位。很顯然,亞開行面對來自美日兩國政府的壓力肯定不小,畢竟它們是該組織的最大出資者。

但是,作為一家獨立運營的國際多邊金融組織,亞開行不應屈從或聽命于任何一種政治力量,堅持其建立之初的三原則——亞洲特色、健全主義和非政治性,才是保持長久活力的關鍵。面對與其經營發展關系越來越密切的中國,亞開行理應采取更公允、積極和開放的態度。

首先,關于中國“發展中國家”地位的爭論對于亞開行沒有實質意義。受美國的影響,國際社會圍繞“發展中國家”待遇問題產生了爭議。尚不足美國人均GDP1/6的中國,飽受個別國家或組織的“關注”。然而,對于以“通過發展援助來幫助亞太地區發展中成員消除貧困”為成立宗旨的亞開行而言,2018年中國貧困人口仍有1660萬,雖然比2012年的9899萬實現大幅下降,但正如十九大報告所指出的中國發展不充分、不平衡問題,這將使相對貧困還會長期存在。從絕對規模來講,中國扶貧問題仍是亞洲徹底克服貧困的重要構成。因此,亞開行不應在這個問題上僵化或者跟風。

其次,公允對待中國符合亞開行長期秉承的“健全經營主義”。截至2014年底,亞開行貸款余額已高達559億美元,與此相對照的是其資本金僅為169億美元,各國實繳資本更是僅61億美元。該數據足見亞開行的經營有道。中國是亞開行的重要貸款方,1986年以來亞開行批準的主權貸款達366.2億美元,如2017年占比高達15.2%,位居第一。

2018年其與中國簽署的貸款協議也達26億美元,雖然同比減少,但依然占12%。很顯然,良好的經濟發展趨勢以及高質量的國家信用,是亞開行選擇中國的重要原因。

最后,“中國機遇”仍然值得亞開行高度重視。中國于1986年正式加入了亞開行,迄今為止中國不僅是亞開行的第二大主權借款國,也是其發展融資和知識共享倡議的主要捐助國。如今,中國對亞開行的出資總量也躍居第三位,股本占比提升至6.47%。很顯然,中國發展得到了亞開行的幫助,但與此同時“中國機遇”也助力了亞開行自身的發展。如早在2005年,亞開行就獲得了“熊貓債”的發行權,這是最早的兩家獲準在中國發行人民幣債券的國際多邊金融機構之一。

毋庸置疑,逐步靠近世界舞臺中心的中國愿意與亞開行等國際機構共舞。以中國推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為例,雖然一開始有不少質疑聲,但運行3年多來,穩健經營的亞投行贏得了市場和全球主要評級機構的信任。亞投行也在多個項目中與亞開行進行了深入合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這足以證明,平等合作態度才是良好伙伴關系長遠發展的保障。▲

(作者是南開大學世界近現代史研究中心成員、日本研究院副院長)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