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雙輪驅動”的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

2019-11-21 04:11:02 銀行家 2019年10期

程衛東

《2018 胡潤財富報告》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大陸擁有千萬元以上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已達161萬戶,其中,擁有億元以上資產的超高凈值家庭數量也有11 萬戶之多。據估計,未來30 年,中國將有50萬億~60萬億元的財富將由創富第一代傳給第二代。在中國家族財富數量不斷增長與傳承需求不斷上升的背景下,家族財富管理的需求日益旺盛,這給中國家族財富管理市場提供了巨大機遇。近年來家族財富管理已經成為剛需,但無論是信托公司、商業銀行、家族辦公室等財富管理服務機構,還是企業家自身,在著手解決這個問題時,都發現家族財富管理要落地卻非易事,面臨著諸多問題與困難。

很多人將這些問題與困難歸咎于中國的制度環境,認為中國相關法律不健全,如私有財產保護不力、信托制度不完善、稅收不健全等,不足以支撐家族財富管理。其實,這種認識存在著誤解。雖然因中國家族財富管理的實踐歷時較短,中國與財富管理相關的法律確實還有許多地方尚待完善,但關于私人財富保護及其傳承的基本法律制度是健全的,完全能夠支撐家族財富管理及相關安排。

實際上,家族財富管理實踐上的問題與困難,根本性的原因在于中國還缺乏一個相對成熟的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目前家族財富管理大體上是傳統的一般財富管理向家族財富管理領域的一個延伸,其特點主要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是財富家族需求主要是點狀需求,還沒有從系統角度考慮家族財富管理;二是家族財富管理服務機構從自身功能與機構特征出發為財富家族提供相應的服務,在以財富家族需求為核心的系統服務上,所做的探索與實踐還存在著很多不足。

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的出發點

自1996年美國經濟學家穆爾在《哈佛商業評論》上提出“商業生態圈”概念以來,商業生態圈越來越受到各方面的重視,很多人認為商業生態圈時代已經到來,生態圈正逐步走進商業舞臺的中央。生態圈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傳統上以企業的競爭力為核心圍繞價值鏈開展競爭、獲取利潤的商業模式,而是強調產業內相關行業、企業之間的協同與合作,共同打造價值平臺,每個行業、企業從價值平臺的建設與發展中獲得利益,實現共贏的結果。

對于中國家族財富管理行業來說,打造生態圈尤其具有重要意義。除了家族財富管理的多樣化、系統性需求需要不同行業協同才能滿足客戶需求外,更為重要的是,只有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中國本土家族財富管理行業才能在整體上形成服務能力與商業競爭力。家族財富管理在中國雖然有巨大的市場需求,但是本土家族財富管理實踐卻起步較晚,在這一領域還沒有形成得到普遍認可的服務模式,沒有展現出令人信服的專業能力與業績,沒有獲得市場的充分信任。與此同時,中國本土家族財富管理行業又面臨著巨大的國外同行的競爭。目前,中國家族財富管理行業的當務之急是形成整體的行業能力、聲望,滿足客戶的需求,贏得客戶的信任。這一艱巨任務不是一個行業、一家或幾家企業努力就能做到的,而是需要財富家族及財富管理相關行業圍繞打造共同價值平臺共同努力。

很多行業、企業都在圍繞生態圈打造新的商業模式,但對于如何構建生態圈,存在著多樣化的實踐與探索。充分了解市場需求同時了解行業的現狀與存在的問題,是構建中國家族財富管理的出發點與立足點。從中國目前家族財富管理所處的環境與現狀來看,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存在著三個主要問題,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建設必須從解決這些問題出發。

其一,普遍缺乏對家族財富管理的系統認識。在認識上,不論是需求端還是服務端,目前都可以用“朦朧”二字來概括。從需求端看,財富家族自身的認識是朦朧的。他們雖然認識到開展家族財富管理的必要性,有這方面的需求,但是他們的認識大多停留在點狀和表層需求上,更多關注的是家族財富的保護與增值,而對家族財富管理的對象和目標缺乏系統思考,對家族財富管理的復雜性與艱巨性認識不足,因而也難以真正將家族財富管理放到重要的議事日程上。從服務端看,家族財富服務機構的認識也是朦朧的,它們大多是根據客戶的點狀服務需求設計、開展服務,對家族財富管理的認識也停留在客戶的認識水平上,沒有從專業角度、沒有從國際上家族財富管理的高標準上,去思考、引導家族對財富管理的認知。

其二,缺乏對家族財富管理的系統服務。由于對家族財富管理在認識上存在著模糊性,目前與財富管理相關的各服務機構,不論是銀行、保險公司、信托公司,還是專門設立的家族辦公室,雖然都看到了家族財富管理這片藍海市場,但到底能為需求方提供什么樣的服務卻并不清晰,也是停留在點狀和表層服務上,大多是圍繞投資理財、財富保護、節稅避險等開展服務,還沒有形成系統的服務體系。

其三,家族財富管理服務機構之間缺乏協同。基于上述兩個方面的問題,目前中國本土家族財富管理的機構大多只是從機構能夠提供的服務出發,解決客戶的點狀需求,不同類型機構之間存在著非此即彼的直接競爭。為了獲得競爭優勢,不同類型機構之間有時還會出現有意無意相互貶低的現象。由于服務機構之間缺乏協同與相互支持,這在整體上降低了家族財富管理的服務水平,阻礙了中國本土家族財富管理行業的進一步發展。

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的認知基礎

構建一個什么樣的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首先取決于對家族財富管理的認知。認知決定財富家族對家族財富管理的需求,需求決定市場的走向與服務提供者能力與業務體系的構建,也決定了不同機構服務者的關系。如上所述,不論是財富家族還是財富管理服務者目前對家族財富管理的認知都還存在模糊性。因此,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的當務之急,首先是需要打造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的認知基礎。

家族財富形成與存續有兩個目標不同但密切相關的戰場。第一戰場是財富的創造,在這一戰場上的成功讓家族積累了財富。而當創富一代企業家面臨財富傳承的時候,他們就站在了財富的第二個戰場之上,即家族財富管理。這是一個更為重要、更為復雜的戰場。說其重要是因為,第一戰場再成功,第二戰場失敗了,最后都是滿盤皆輸,最終都是一場夢;說其復雜,是因為它不再只是依靠個人英雄主義就能成功的,而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到更為復雜的人際關系、制度安排、與外部多機構的合作等因素。

財富家族要贏得財富第二戰場,首先需要對家族財富管理有正確的認知,其次是需要一個良好的家族財富管理服務體系,能夠滿足財富家族對財富管理的需求,而良好的、符合需求的家族財富管理體系也需要財富管理機構對財富管理有正確的認知。只有財富家族與家族服務提供者在家族財富管理上存在共識,才能產生良性互動,形成良好的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而這一認知的核心是,無論是財富家族還是服務機構,都必須從系統的角度全面認識家族財富及其管理,認識到家族財富管理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大體上它由以下三個基本要素構成。

一是清晰、系統的家族財富管理目標。家族財富管理目標是多元的,不同家族有不同的財富管理目標。但從整體上看,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由從低到高的五個層次構成:第一,合理保障。保障目標主要為家族成員在生活、教育、醫療等方面提供基本保險,其本質是風險防控,核心是既要實現保障又要防止過度保障的負面影響。第二,穩健增值。基于傳承思考下的財富增值將面臨一個很長的周期,長期、穩健才是核心。第三,和諧分配。關于傳承,每個人的想法可能都不一樣,但最基本的目標就是希望傳承是和諧的,不能因財產糾紛而引發家族內部的沖突與矛盾,給家族和財富帶來滅頂之災。第四,家業長青。很多財富家族希望家業長青、久遠相傳,希望家族企業能夠永續經營,這是一項很高的要求,需要更為系統、專業性的規劃。第五,家族繁榮。有些財富家族不僅希望家業長青,還希望家族能夠不斷持續繁榮,讓家族財富和家族文化促進后代發展,實現自我的最高成就。財富家族只有有清晰的目標,才能確定所需的服務;而服務機構只有全面了解財富家族的系統目標,才能找準自己的定位,形成自身的服務體系與服務能力,同時根據客戶需求,與同業者開展協同合作,為客戶提供精準而全面的服務。

二是完整的財富管理內容。不同的家族財富管理目標意味著需求、情懷、責任和使命是不一樣的,相應的財富管理的復雜程度和專業程度也不一樣。總體來看,家族財富管理涉及的不只是物質財富的管理,更多的是涉及到人、人際關系、人力資本、家族文化、家族治理等方面的管理,同時還要防范各種風險,因此完整的家族財富管理的內容應該是家族資產負債表。從家族資本意義上說,金融資本只是數字意義上的財富,而家族財富的增長、分配、使用同樣需要家族人力資本、社會資本的支撐。因此,評估家族權益,則不應僅僅針對數字意義上的財富增長多少,而應涵蓋金融資本、人力資本、社會資本在內,以及家族凝聚力是否增強、家族成員是否幸福成長、家族治理是否有效這些要素。

三是系統的家族財富管理工具。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和內容明確了,就需要認識實現目標和進行內容管理的工具。中國目前可資利用的家族財富管理的工具中最常見、最為適用的主要有七大類:家族保險、家族理財、家族信托、家族融資、家族慈善、家族治理和家族教育。其中家族信托是這七個工具中的基礎性工具,當然其他工具也具有不同的功能,可以實現不同的財富管理目標。七種工具相互之間也不是沖突的、競爭的,而是可以協同、組合使用,共同服務于家族財富管理。

建立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的協同體系

由于家族財富管理具有長期性、復雜性和系統性,一個家族不論自身有多強大,管理能力有多突出,都無法僅依靠自身的力量實現家族財富管理目標,都須在某種程度上以某種方式借助外部服務機構的專業服務。從這個意義上說,家族財富管理的實施既涉及家族內部,也涉及到外部專業服務機構,二者必須協同配合,才能實施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基于此,家族財富管理的落地必須要建立協同的實施體系,該體系的核心是包括兩個方面的協同。

家族內部治理與外部財富管理服務機構之間的協同。雖然家族財富管理必須要借助于外部機構的專業服務,但是,由于家族財富管理的核心是實現家族的目標,家族成員的對內行為和對外行為對家族財富管理實踐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只有家族成員的行為與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一致,才能最終實現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可以說,沒有家族治理的配合,只依靠外部的服務機構是無法真正實現家族財富管理目標的。因此,家族治理與外部財富管理機構之間的協同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二者之間協同的基礎在于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二者都必須為實現這些目標提供必要的支持。在家族財富管理事項上,家族治理的首要任務是協調家族成員對家族管理目標與方式的認同,解決家族成員內部的沖突、矛盾與不協調之處,避免因家族內部問題而導致家族財富管理實施系統的失靈或低效;同時,通過家族治理體系對外部家族財富管理實施必要的監督、協調、調整并提供家族資源上的支持,確保家族財富管理體系的效率與有效性。

專業財富管理機構之間的協同。由于服務機構在功能與專業能力上的限制,任何一家或一個類型的機構想提供全方位的系統服務是非常困難的。所謂困難,并不是說該機構或該類型機構不能根據自身特色創造一個商業模式,但是,這種模式只能是傳統的以機構為中心的模式,而不是以客戶或其需求為中心的商業模式,無法協助財富家族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的系統。外部服務機構之間協同的重要性在于,只有這些機構的協同努力,才能在整體上為財富家族提供所需的服務,也才能打造家族財富管理共同的價值平臺,為該行業贏得客戶信任和市場聲譽。從目前情況,家族財富管理要落地,需要構建“六位一體”的服務實施生態系統。“六位”是指目前具有從事家族財富管理職能的六類機構,即信托公司、商業銀行、保險公司、資管機構、家族辦公室和專業輔助機構(包括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稅務師事務所),它們都服務于家族客戶,即“一體”。不僅不同機構在開展財富管理業務方面需要合作,家族財富管理專業規劃方案的設計,還需要請律師、會計師、稅務師、慈善組織等各種專業機構提供專業服務。銀行、信托、保險等機構不可能也不需要建立這么一個強大的專業服務體系,需要和各種專業機構進行協同。

構建“雙輪”驅動的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

如上所述,要真正保障家族財富管理的落地,促進中國本土家族財富管理實踐的形成,形成本土家族財富管理的競爭力,須根據中國國情,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構建這一生態圈,一方面須有關于家族財富管理的正確的認知基礎,另一方面須構建家族財富管理協同實施體系。這兩方面基礎的建設,既需要財富家族自身的努力,也需要外部專業服務機構的努力,因此,構建家族財富管理生態圈必須依靠“雙輪”驅動:一個是財富家族自身,財富家族必須對家族財富管理有系統的認識,并根據家族財富管理的目標與管理的需要,建立與外部服務機構協同的家族治理體系;另一個是家族財富管理服務機構,作為專業服務機構,也需要建立對家族財富管理的系統認知,并在不同服務機構之間建立協同與合作關系。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財道財富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特約研究員)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