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壯與榮光:目睹妻子被害他成了污點線人

2019-11-21 04:50:38 知音·上半月 2019年11期

山東小伙林源成為一名警察后,遇見過形形色色的犯人。羅虎是讓他最印象深刻的一個。因為妻子被害,他最終做了污點線人……

第一回合,100元“收服”知名無賴

林源,山東省菏澤市人。2011年8月,大學畢業后,入職一所公安局,走上警察崗位。他每天的主要任務是接聽110電話,辦理各類刑事治安案件。

2013年8月6日晚10點,一名女子走進派出所,當時林源正在值班,女子一進門就喊:“一個男子纏著我非要跟我回家,希望你們幫助我!”林源趕緊招呼輔警,準備去“會會”這個無賴。正當他們往外走,一名中年男子來到派出所門口,女子一看見他,快速躲到林源背后。

男人40歲左右,身高1.7米左右,體形瘦削,蓬頭垢面,上身穿花背心,下身穿一件臟兮兮的牛仔褲,腳上套著一雙與年齡不符的運動鞋。林源問他:“你認識我身后的女子嗎?”他說:“認識,她是我女朋友!”女子生氣道:“別胡說,我根本不認識你!”“怎么不認識?”說著,這名男子打開微信聊天記錄,把手機遞給林源。

這是林源第一次,和這個叫羅虎的男子打交道。羅虎與女子通過微信認識,聊了幾天相約開房。然而見面后,女子見羅虎形象猥瑣,便打消開房念頭。羅虎與女子糾纏,女子為擺脫他,這才跑到派出所求助。

了解真相后,林源對二人分別進行了批評教育,讓女子先行離開。羅虎見事情解決了,掏出一支煙遞給林源:“兄弟,你是新來的吧,我跟你們所長關系很熟,這次咱們就算認識了,以后多多關照!”

這種套話林源聽太多了,雖然心里反感,但還是敷衍地笑了笑,讓他待了半小時后離開了。

羅虎走后,輔警都在議論他。從輔警口中,林源得知,羅虎是派出所的常客,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會因為敲詐、打架等案件來報到。他們還說,羅虎不是本地人,之前結過婚,不知道為何媳婦死了,后來犯故意傷害罪被判了十五年,出獄后就成了無賴。此后的日子,羅虎多次出現在林源出警的現場。羅虎在現場公然替涉事人員說情,并對受害人說:“這位警察是我弟弟,你不可能落到啥好處,識相的話就此罷休吧!”聽到羅虎這么說,林源大聲呵斥:“你胡說什么,再干擾公務,我們將依法處理你!”羅虎連忙識趣退出。但下次見面,他還是會賠笑打招呼。

2014年10月27日凌晨2點,林源接到通知,在城區食府飯店有人打架,便趕緊和兄弟們出警。沒想到,他又一次看到了羅虎。羅虎和另一名男子,臉上分別掛著血跡,還有一名女子指著羅虎的鼻子罵,要他支付醫藥費。林源將三人帶上警車。

到達派出所后,林源安排人把羅虎銬在審訊椅上,例行問他名字、籍貫、聯系方式,羅虎不耐煩地說:“我的個人信息你不是早就知道嗎?干嗎還問?”林源氣得走到值班大廳休息,輔警小胖過來跟他搭話:“林哥,我去跟羅虎談。”再次走進訊問室,小胖掏出一根煙遞給羅虎,在小胖“恭維”式的語言效果下,羅虎交代了詳情。事情起因是,吃飯的時候,女人踩了他一腳,羅虎讓女人道歉,她不聽,她的丈夫開始罵羅虎,沖突中,三人都動了手。

很快醫院方面傳來消息,男的傷口包扎好了,女的沒有受傷,飯店老板也配合了調查,跟羅虎說的基本一致。涉事男女還想敲詐羅虎2萬塊錢,林源把監控給他們看,女人看到視頻,就此作罷。

最終,這對夫妻處以十天行政拘留;羅虎處以五天行拘。走完法律程序,林源安排兩輛車將雙方分別帶到拘留所。夫妻倆的家屬給他們交了5000元生活費,羅虎是單身漢,沒人來看望,也沒人交生活費。

一個40歲的中年男人,混到如此地步,真是凄涼。見此情形,林源給羅虎墊付了100元生活費。當他拿出錢,羅虎用驚訝的眼光望著他,嘴角抽動著想說什么,林源分明看到他眼中噙滿淚花。

無賴也有悲苦人生,真情感召洗心革面

行政拘留結束后,羅虎來到城區汽車站一家酒吧做保安。跟過去相比,羅虎多了幾分謙和。

2015年6月17日凌晨3時,林源接到指令,稱轄區酒吧有人打架。他同輔警兄弟迅速趕到。在報警人的帶路下,他們來到舞池案發現場。當他走近其中一名男子時,感覺背影和發型很熟悉,等他細致查看,發現果然是羅虎!羅虎的后腦勺涌出鮮血,另一名男子頭部也開了花。

林源撥打了120,很快救護車到達現場,醫護人生將二人抬上擔架送往醫院,警車跟著救護車向醫院奔去。在醫院,醫生給兩名傷者清理傷口,林源對整個過程進行錄像固定,留下第一手資料。第二天下午,兩人才蘇醒過來,他們分別做了筆錄。

過程是這樣的:一幫顧客為了爭搶同歌女唱歌的機會,互相辱罵,羅虎作為酒吧安保人員,為了維持秩序對其勸阻,結果這幫客人聯手對付羅虎等安保人員,一名男子拿起啤酒瓶砸在羅虎頭部,羅虎也進行了還擊,最后場面混亂,兩人雙雙倒地。

一星期后,恢復后的羅虎來到派出所接受調查訊問。雖然大體過程已經確定,但對方的傷情到底是安保人員還是顧客方造成的,一直無法查清。

再見面,羅虎客氣地叫林源“林隊長”,林源也改變了以前的訊問方式,溫和地示意羅虎坐下。他問羅虎人是誰傷的,羅虎一口咬定是顧客方誤傷的。他又問對方當時有幾個人,穿什么衣服,有什么體貌特征,使用的作案工具等問題。

很顯然,羅虎對一連串問話毫無防備,先是神色一驚,繼而眼光游移,額頭冒汗,聲音越來越低。林源心里有了答案,跟他打起感情牌,說:“你只是在酒吧打工而已,無非就是領個工資,干嗎要背這口黑鍋?”

羅虎沒有吱聲。林源接著說:“如果你能如實交代,可以從輕處理。”羅虎撇了撇嘴,不以為然。林源接著問:“你是外地人員,又沒有成家,難道你想這樣一輩子下去?”聽到這句話,羅虎身體晃動一下。此刻,林源已經失去耐心,拍了桌子發威:“難道你沒有過深愛的女人嗎?受傷的小伙現在還躺在醫院,他的妻子一直在流淚,如果你被砍傷或砍死了,你身邊連一個愛你的人都沒有,你會作何感想?”這時,羅虎發出痛苦的“嗷嗷”聲,緊接著眼淚順著臉頰流下。林源趁機說:“人心都是肉長的,你換位思考一下。”

羅虎重重點頭,并最終承認,砍對方的人就是酒吧的安保人員。在羅虎的配合下,警方很快破案。

酒吧老板因為羅虎供述了對自己不利的事實,非常痛恨羅虎,所以當提到賠償問題時,退避三舍。

由于羅虎是帶頭傷害的組織者,同時又不能包賠對方損失,因此涉嫌故意傷害罪,被關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做完筆錄,林源問羅虎還有什么補充的。羅虎問他:“知道我為什么選擇如實供述嗎?”林源搖了搖頭。羅虎說:“在拘留所時,你給我墊付了100元錢,我當時非常感動,你拯救了我做男人的尊嚴。”

林源擺擺手:“這些都是小事,不必放在心上。”然后,羅虎抬頭仰視天花板,飽含熱淚地說:“我有過愛我的妻子,我也體驗過被愛的感覺和家庭的溫暖。”接下來,羅虎講了自己的經歷……

羅虎是在農村長大,剛滿結婚年齡就娶了小學同學阿梅。婚后他們來到這里謀生,開了一間小吃鋪。羅虎負責外出進料,阿梅負責制作小吃,他們起早貪黑忙碌著,還經常會遭到地痞流氓的騷擾。

有一次羅虎外出回家,剛走到家門,就有四五個地痞從小吃鋪快速離開,他快步走進小吃鋪。眼前的一幕讓他傻眼,只見阿梅赤裸著身體躺在桌子上,地上扔滿了衛生紙,阿梅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身上布滿傷痕,他跑過去用衣服包住阿梅,緊緊摟進懷里。阿梅劇烈顫抖,羅虎心痛得連哭都忘了。

從此以后,阿梅會禁不住抽搐,羅虎帶她去醫院,醫生說阿梅患上創傷應激綜合征。打那開始,羅虎寸步不離阿梅,竭盡全力照顧她,但阿梅的病情并沒有得到改善。相反,她徹底瘋了,只要脫她衣服,她就會拿著菜刀到處砍。最后,瘋掉的阿梅沖上馬路,被正常行駛的大貨車撞死。

聽著這里,林源情不自禁地落淚了。他問羅虎:“你當時為什么沒有報警處理?”羅虎說:“我報警了,但因為他們是流竄犯,沒有身份信息,警方一直沒有抓到,我實在等不及了,就自己報復。”

阿梅死后,羅虎關了小吃鋪,買了尖刀帶在身邊,隨時尋找那五個地痞。最終,在一個歌廳門口,他碰到了地痞中的三個,羅虎手持尖刀朝地痞沖過去,將其中兩個砍傷。警察趕到時,他沒有逃跑,最后以故意傷害致人重傷罪被判了15年。出獄后,他已經沒了任何理想和斗志,就這樣成了無賴。

羅虎的一番話,讓林源想暗中幫他一把。從看守所出來,林源找到對方受害人,耐心做思想工作。本來受害人有過錯,得知羅虎的悲慘人生后,很快出具了諒解書。林源把受害人的過錯、羅虎如實供述爭取自首的情節、被害人諒解的情況,全面客觀地寫進起訴意見書。他又把羅虎特殊的人生遭遇總結成社會調查意見書,一并提交給檢察院。

檢察院被感動了,寫了量刑意見書,做出緩刑處理。法院采納了意見,羅虎被釋放。

線人的榮光與悲壯:“污點俠客”一路走好

2015年12月1日,羅虎煥然一新出現在林源面前,手里提著禮品,客氣地喊“林警官”。

很明顯,他對林源充滿了感謝。林源問他以后的打算,他說:“要找一份穩定職業來做,與以往提心吊膽的日子徹底決裂。”此后,羅虎在附近一家餐廳做傳菜員。有一次加班過了飯點,林源到餐廳補餐。

一進門,他就看見羅虎熟悉的背影在食客中間穿梭,笑容滿面。羅虎招呼他坐下,替他買單,還說:“你放開了吃,吃不了打包帶走。”

2016年初,派出所要物色“特情”人員,幫助公安機關偵查破案。林源立刻想到羅虎,他熟悉城區街頭巷尾,而且,他端正了人生態度,這些是“特情”人員必備的基本素質。林源把這個信息告訴羅虎,他一口答應下來,說要做對社會有益的“污點俠客”。

“特情”就是打入敵人內部的信息員,他們向警方提供的信息,對于偵查破案會起到關鍵作用。因為身份特殊,其人身安全面臨很大危險,為此,公安機關對他們的管理非常嚴格。在現實中他們只有代號,領取的費用在財務上標注是“偵查費”,除此之外,再沒有更多信息。

林源給羅虎取了一個“小刀”的代號,羅虎稱他為“獵鷹”,兩人約定只在每月26日晚11點見面,信息載體是字條,平時沒有特殊情況嚴禁使用手機和微信,在人群中見面,決不允許打招呼。

羅虎不愧是一名優秀“特情”,為警方偵查破案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線索。在精確信息的指引下,所里破獲了很多盜竊和聚眾斗毆案。

2016年3月的一天,聽說省城開了一家大型健身中心,林源約上羅虎去健身。他們相差一個小時抵達,做完運動“偶然”坐在一起。

看著他寫滿陽光的臉,林源逗他:“你應該找一個媳婦啦!”他們推心置腹地聊著,最后,羅虎神采飛揚地說:“如果我找到了,一定告訴你,到時你來參加我的婚禮啊!”羅虎跟他擊掌:“一言為定!”

雖然約定每月26日見面,但羅虎特別敬業,有一次,他居然放松警惕,主動跑到派出所匯報情況。

2017年1月,林源正在外地出差,突然接到羅虎遇害的信息。噩耗傳來,他如溺水一般痛心。林源火速趕到派出所,和所長一起來到法醫室內。停尸間,羅虎血肉模糊,被血浸濕的頭發壓在一塊,腳上一只皮鞋滿是血跡,另一只鞋不知道丟在哪里。

前幾天還生龍活虎的人,現在居然陰陽兩隔,再無法相見。說好的找媳婦呢?說好的參加婚禮呢?林源放聲大哭。很快,案件偵破,兇手被抓獲。事情真相是因為之前羅虎告密頻繁,被壞人發現。

2016年12月25日晚上,三名歹徒駕駛無牌轎車追上羅虎,抄起鐵棍實施圍堵。羅虎將皮鞋跑掉,被打倒后,三名歹徒駕車從他身上碾過。

在審訊室,林源憤怒的情緒再也無法克制,他對歹徒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歹徒嚇得瑟瑟發抖,領導擔心他情緒過激,將他連拉帶拖帶出審訊室。

2017年1月23日上午9點,所里20個同事,在一家殯儀館為羅虎舉辦了葬禮。林源出錢請了遺體化妝師,對羅虎破損的相貌進行了修復。

葬禮上播放了《再見,警察》的背景音樂,林源再次想起羅虎爽朗的笑聲和陽光的笑臉,眼淚一次次打濕了他的眼眶。一度,林源恨透了羅虎,然而,隨著羅虎的改邪歸正,交往深入,林源早已把他當成兄弟。林源想,九泉之下的羅虎,應該不會后悔他的選擇。他會帶著被救贖的解脫,與亡妻相見……

編輯/茜茜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