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內戰時期的日常飲食(1)

2019-11-20 02:11:41 輕兵器 2019年11期

鄒濤等

戰爭與個人命運的抉擇

1861年4月14日,位于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港口外的薩姆特堡要塞在遭受了兩天的炮擊之后終于平靜下來。駐守在這里的是聯邦軍隊的羅伯特·安德森少校和他手下的76名士兵,在內無糧草、外無援兵的情況下,他們已經竭盡全力抵抗南方叛軍兩天的時間,現在要塞已經彈盡糧絕,放棄抵抗是無奈之下最明智的選擇。發動炮擊的查爾斯頓地區叛軍司令皮埃爾·博雷加德準將畢竟還是安德森少校在西點軍校任教時的門生弟子,無論如何也會給失敗一方留些體面,這點兒香火情還是有的。

令人感到驚異的是,在長達34小時的炮擊當中,雙方居然無一傷亡!尤其是遭到炮擊的薩姆特堡要塞,在交火當中足足吃了4000多發炮彈,其中有不少是比西瓜個頭還大的10英寸臼炮爆炸彈,小小的要塞一度淹沒在南方叛軍鋪天蓋地的炮火之中,營房以及其他一些木制建筑陷入一片火海。硝煙散盡之后,薩姆特堡里里外外已經變得千瘡百孔,面目全非,但幸運的是要塞里面的守衛者居然都毫發無損,沒有任何一名官兵受到傷害。不過再好的運氣也總有用盡的時候,守軍在決定投降之后降下星條旗鳴炮致敬,意想不到的悲劇發生了:一門火炮突然爆炸,一名士兵不幸喪命,還有其他幾名士兵也因此受傷。叛軍密集的炮火沒能傷到他們分毫,戰斗結束了卻有人因為意外不幸丟了性命,實在是讓人感嘆世事難料!

拿下薩姆特堡的南方叛軍志得意滿,他們允許薩姆特堡的守軍體面地離開,黯然神傷的安德森少校和部下帶著星條旗返回北方。薩姆特堡要塞的陷落,標志著美國內戰正式爆發。

南方支持奴隸制的地區籌劃叛亂蓄謀已久,因為擔心反對奴隸制的林肯贏得總統寶座,早在1860年總統競選如火如荼地進行期間,南方的一些蓄奴州就已經開始備戰活動,甚至在更久遠的年代,南卡羅來納州就有人開始著手武力對抗聯邦政府的準備工作。而剛剛在1861年3月4日宣誓就職的林肯總統發現,整個聯邦政府對于南方的叛亂缺乏必要的準備。當時的美利堅合眾國正規陸軍只有10個步兵團、2個龍騎兵團、4個炮兵團、2個輕騎兵團和1個騎馬步兵團,正兒八經的軍官只有1108名,士兵滿打滿算也不到16000人,就這么多人馬還像撒胡椒面一樣分布在全國的6大戰區:東部戰區、西部戰區、得克薩斯戰區、新墨西哥戰區、猶他戰區及太平洋戰區。

在南方叛軍密集的火力圍攻之下,薩姆特堡要塞變成了一片火海

經過兩天的炮擊之后,叛亂分子占領了薩姆特堡

考慮到現有的聯邦軍隊兵力薄弱,根本不足以應對眼下局面,林肯總統在4月15日發布征召令,要求先動員75000名民兵,服役期3個月。這是因為林肯總統和北方的一些政客認為,短時間內就足以把南方的叛亂平定下去,顯然這種過于樂觀的想法低估了南方保衛奴隸制的決心。當然,按照南方人的說法,他們是在捍衛自己傳統的生活方式,更淳樸一點兒的說辭就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家鄉而戰。而北方各州在薩姆特堡要塞被攻占之后已經群情激奮,對于南方膽敢發動叛亂的“卑劣行徑”表示深惡痛絕,很快就向聯邦政府送去了大約92000名壯丁,超額完成林肯總統賦予的征召民兵的任務。

此后,聯邦政府開始接二連三地擴充軍隊員額。林肯總統先是在未經國會授權的情況下命令增加陸軍正規軍編制22000多人、海軍18000人,5月3日再次宣布征召服役期為三年的志愿兵42000人。7月4日,也就是美國獨立紀念日那天,林肯總統又要求至少再招募40萬名服役期為三年的志愿兵,國會不僅非常痛快地批準了總統的要求,還非常慷慨地奉送了點兒添頭,把招募員額直接提升到50萬人。事實證明這個數字還不夠讓人放心,因為在接下來7月21日爆發的第一次布爾倫戰役(又被稱為第一次奔牛河戰役或第一次馬納薩斯戰役)中,聯邦軍隊在意志頑強的南方佬那里碰了個頭破血流,一路丟盔棄甲逃回華盛頓。許多大老遠從華盛頓坐著馬車趕來看熱鬧的國會議員和紳士淑女們也跟著受了一番驚嚇,原本他們認為聯邦軍隊完全可以花樣吊打叛軍,所以就抱著看馬戲團表演的念頭近距離圍觀戰況,結果卻被亂成一鍋粥的聯邦軍隊潰兵沖了個稀里嘩啦。

在這場戰役中,聯邦軍隊傷亡3000多人,雖然損失比南方叛軍多不到哪兒去,但是戰前南方佬故意吹噓的“1個南方佬能打10個北方佬”的說法再度流傳,借著那些圍觀過戰況的民眾之口傳得是沸沸揚揚。華盛頓一時間人心惶惶,國會山里的老爺們也被嚇得心神不寧,都在擔心軍隊數量是否能夠確保自身的安全,于是在7月25日,國會又忙不迭地再次通過一項法案:征召志愿兵!再來50萬!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國會的議員們就同意組建一支上百萬人的軍隊,辦事效率之高令人嘆為觀止,難以想象創造這種速度的就是過去那個沒等仗打完就心急火燎地忙著裁減軍隊的國會。擴軍備戰的速度非常驚人,戰爭爆發后不到4個月,聯邦軍隊就迅速膨脹到戰前的27倍,到1865年時已經有上百萬人被聯邦軍隊錄用。

要武裝這么一支規模空前巨大的軍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為聯邦軍隊的管理機構,成立于1789年的美國陸軍部(也可以稱之為戰爭部)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除了要安排軍械局管理兵工企業的生產,為軍隊提供所需的武器和彈藥,還要照顧士兵們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看病吃藥……。這么多的工作需要陸軍部下屬的軍械局、軍需局、給養局和軍醫署通力合作才能完成。軍械局的任務自然是掌管著兵工廠和軍械庫,負責保障軍隊的武器彈藥供應,而軍隊的吃喝拉撒就主要由軍需局、給養局和軍醫署三個機構來伺候。軍需局除了完成本部門供應被服裝具的任務以外,還要負責提供庫房、車庫和防水帆布來幫助其他部門儲存補給品,各部門物資的運輸也由軍需局負責安排。聯邦軍隊的軍糧供應部門是給養局,負責口糧的采購、供應和分配等工作,至于在儲存運輸過程中需要的一些必備物品,例如文具賬表、稱量工具之類的小零碎也由給養局來解決。

除了需要供養越來越多的人員,軍隊里四條腿兒的牲口也不能餓著,為軍隊運送給養輜重的馬牛驢騾,炮兵團里牽引火炮和彈藥車的馬匹、騎兵團里騎兵們心愛的坐騎都要有自己的一份吃喝。僅是一個配備6門野戰炮的炮兵連就需要36匹馬或騾子。所有這些牲口的飼料也由軍需局負責安排。馬是一種嬌貴而敏感的動物,需要得到精心的飼養和照顧。因為馬不能像牛羊那樣反芻吃下去的飼料,消化系統對于飼料的吸收能力差,其自身的代謝機能又很旺盛,所以需要的飼料要多一些,每天的標準是11.8kg,其中包括6.4kg干草和5.4kg谷物,谷物通常是玉米、大麥或燕麥;騾子就沒有馬嬌貴,既吃苦耐勞還容易伺候,也更耐粗飼料,每天只需要10.4kg飼料就夠了。

內戰開始時,美國民間估計有超過一百萬頭騾子,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南方地區,田納西、肯塔基和密蘇里這三個州的騾子最多,肯塔基的騾子以數量多、品種優良最為出名。正經趕過牲口的老把式其實都挺喜歡使用騾子,雖然它們偶爾喜歡耍耍性子,不過也耐得住鞭打和粗暴的對待,飼料和飲水沒照顧好的話也不容易像馬那樣很快就垮下去。在內戰期間,大量的騾子被用來拉車,干的都是為部隊運送武器彈藥、糧草物資這些苦力活。騎兵、炮兵和醫療救護部門則很少使用騾子,因為騾子也有著神經敏感、容易發脾氣的壞毛病,這三類工作崗位都比較特殊,一旦騾子突然發起犟脾氣就會惹出大麻煩,所以還是生性聰明溫順、服從性好的馬更適合這幾個部門。

聯邦陸軍通常每1000人配備12輛運貨馬車,每輛貨車由4匹馬牽引,載重為1270kg。如果換成騾子,在路況良好的地區載重量甚至可以高達1814kg。在戰爭爆發時,北方擁有大約340萬匹馬,而南方則只有170萬匹左右。被迫參戰的牲口有上百萬頭死于非命,比起死于戰爭的人多了將近一半。南方佬鬧出的亂子,弄得無辜的牲口都跟著遭殃。

圍攻薩姆特堡要塞的南方叛軍指揮官皮埃爾·博雷加德準將

駐守薩姆特堡要塞的羅伯特·安德森少校,他與圍攻要塞的南方叛軍指揮官曾經有過師生之誼

早在林肯登上總統寶座之前,南方已經開始為叛亂進行軍事準備

林肯總統和他的將軍們

南方剛剛發動叛亂時,軍械局、軍需局和給養局這3個負責武裝、供應和養活美國士兵的機構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可怕的困境——對于大規模戰爭的準備嚴重不足,并且人員大量流失,許多機構的工作人員辭職加入南方叛軍的陣營。

南方剛剛發動叛亂時,聯邦政府的各個部門都手忙腳亂,軍需局也發生了一些小意外,準確地說就是局長約瑟夫·約翰斯頓準將跑路了。1861年4月,南方的弗吉尼亞州宣布脫離合眾國之后,出生于弗吉尼亞州愛德華王子縣的約瑟夫·約翰斯頓準將因為不愿意與自己的家鄉為敵,放棄了軍需局長的職位回到弗吉尼亞,被南方邦聯任命為北弗吉尼亞軍團的指揮官。不過約翰斯頓準將在軍需局長的位子上待的時間并不長,總共只干了10個月,他的意外離開倒是沒有對軍需局的正常工作造成太大的影響。但令人遺憾的是當時的軍需局共有37名軍官和7名軍需倉庫管理員,包括局長在內有將近四分之一的軍官投奔南方叛軍,站在了聯邦政府的對立面。

所幸軍需局長的職位空缺不到一個月,新局長就走馬上任,他就是畢業于美國軍事學院(也就是通常為人們所熟知的西點軍校)的蒙哥馬利·梅格斯準將。醞釀已久的內戰對于美國的歷史影響深遠,也同樣改變了蒙哥馬利·梅格斯的人生經歷。可以說,這場戰爭給他帶來了意外的紅利。

1861年4月,蒙哥馬利·梅格斯還僅僅是個中尉,拜這場戰爭所賜,他在5月14日被授予第11步兵團上校軍銜,緊接著第二天又被火線提拔為準將,接任軍需局長的職位,負責整個聯邦軍隊的軍需事務。連續加官進爵也是合情合理,因為按照1818年4月頒布的法案,為了方便協調安排與其他各部門的工作,軍需局長的職位必須由一位準將來掌管。這種戰時提拔授予軍銜的情況在南北戰爭期間并不罕見,不過在兩天內火速高升的好運氣也是絕無僅有的,擱誰頭上誰都得半夜里笑醒。梅格斯中尉個人命運的大轉變當然離不開自我奮斗,但是同樣應該看到歷史的進程在其中起到了更為重要的作用。

幸福來得太突然,但梅格斯準將并沒有因此而變得手足無措、亂了方寸,他在任職之后兢兢業業,為聯邦軍隊最終贏得戰爭的勝利盡了自己的最大努力。雖然他沒有像托馬斯·杰瑟普準將那樣贏得“現代軍需之父”的榮譽稱號,不過梅格斯準將的工作表現和在美國軍需事業發展中所做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聯邦軍隊的許多將領都對戰爭中軍需部門起到的關鍵作用表示由衷的敬意,尤利西斯·格蘭特將軍說過:“在1864年,沒有任何一個軍需隊能比波托馬克軍團的軍需隊干得更漂亮!”林肯的國務卿威廉·西華德也稱贊梅格斯局長的工作非常重要:“如果沒有這位杰出的戰士所作出的貢獻,那么國家的事業必定會失敗或者深陷危機之中。”

要養活規模龐大的聯邦軍隊,各種花銷自然非常巨大,梅格斯局長任職期間經手的錢款物資不計其數。曾經在軍需官辦公室工作,后來兩度擔任美國國務卿的詹姆斯·布萊恩是這么評價軍需局這位長官的:“蒙哥馬利·梅格斯是軍事學院最有能力的畢業生之一,他擔任軍需主官期間所做的貢獻實在是太過重要,所以才不得不和指揮軍隊的工作絕緣了。也許在世界軍事史上也從來沒有一個人像他那樣掌握那么多的款項……戰爭期間他經手的總金額不會低于15億美元,哪怕是一美分都能確保花得明明白白。”

從1861年5月走馬上任,一直到1882年2月離任,蒙哥馬利·梅格斯準將在軍需局長這個位子上千了將近21年,任職時間之長僅次于從1818年到1860年擔任了42年軍需局長的托馬斯·杰瑟普準將。梅格斯準將給人們的印象是精力充沛、誠實守信,做事嚴謹高效,在軍需局長這個職位上的工作表現讓所有和他打過交道的人都敬佩不已。

給養局也遇到了類似的困境。這個機構成立于1818年,內戰開始前只有1 2名軍官。戰端一開立刻就有4名軍官辭職,人員流失高達三分之一!國會于1861年8月通過一項立法,又增加了12名軍官的編制。聯邦政府的征兵規模越來越大,各方面的需求也急劇膨脹,食品采購和發放工作的壓力持續增加,僅僅依靠這24名軍官顯然無法應對,畢竟數十萬人的食品采購和發放是一項北美洲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工程。因此在一年半之后,給養局又再度增添人手,軍官總數達到29名,這才基本滿足了正常的工作需要。

軍營里的生活

聯邦政府急速擴軍備戰,通過各種方式招募來的壯丁們越來越多,他們都需要先在軍營里經過一番敲打錘煉才能走上戰場。軍營里的生活自然不會像在自己家里那樣自由隨意,士兵們每天早晨5點就得從床上爬起來準備點名,點名結束之后開始操練,一直持續到8點鐘早餐時間;吃完早餐就要開始每天的正式訓練,或者完成軍營里安排的一些瑣碎事務;中午12點的午餐是一天之中最為重要的,這一頓要是不把肚子填飽,下午的訓練可不是那么容易熬過去的;下午6點開始吃晚餐,晚Z9點吹熄燈號。晚餐之后到熄燈之前的這段時間可以自由安排,士兵們每天也只有這段時間才可以稍微放松一下,打打牌、聊聊天或者給家人寫封信傾訴自己的思念之情。

一般情況下,士兵們每天只有8小時的睡眠時間,其余的16個小時當中有3個小時要花在吃飯上面,因為正常情況下每頓飯都需要差不多1小時的時間,再除去晚餐后到熄燈之前的2個小時,每天總共要花費11個小時的時間來完成訓練和軍營里其他的必要工作。當然,在戰爭時期并不會每天都這么按部就班地過下去,每天11個小時的高強度訓練也只有在遠離前線的后方軍營里才能有條不紊地進行。通常,大部分聯邦軍隊每天的訓練時間都沒這么多,許多連隊每天訓練6個小時:早餐、午餐和晚餐前各安排2個小時。即將準備作戰時就不會有這么充裕的時間讓大家訓練了,畢竟還要讓士兵們留著力氣和對手干仗,所以訓練時間就會大大減少。例如占領弗吉尼亞州阿靈頓地區的聯邦軍隊,他們在1861年10月每天也就訓練4個小時,到了1862年又降到了每天2個小時。不過長時間蹲在營地里,每天只有吃飯、睡覺這兩樣事情可做,那些精力旺盛無處發泄的士兵們對于這樣的生活并不買賬,許多人都私下嘀咕:如果保衛合眾國的神圣使命就是換上一身深藍色的羊毛制服,天天無所事事地窩在軍營里吃飯、睡覺,那簡直是無聊到家了。

士兵們會覺得無所事事的日子太難熬,然而等到大家帶上裝備行軍打仗的時候,這樣“無聊的日子”就備加值得懷念了。單兵負荷自古以來都是個不好解決的難題,南北戰爭時期的士兵用不著像現在的美國大兵那樣配備厚重的防彈衣和頭盔,不過身上攜帶的裝備也相當沉重。當時,一名普通士兵的全套必要裝備質量約為20.4kg,加上私人用品還會更重。以聯邦軍隊波托馬克軍團下屬的“鐵旅”(又稱黑帽子旅或西部鐵旅)為例,一名士兵除了身上穿的全套軍服,還帶著一件粗毛呢大衣、羊毛毯子、一條備用褲子、一雙備用襪子、一個粗帆布背包、一個裝在羊毛套子里的馬口鐵行軍水壺、半個帳篷,還有一支步槍、裝彈藥用的皮挎包和火帽盒。再加上士兵們自己的一些個人用品,全部負荷的質量超過22.7kg,如果有士兵抱怨自己馱了超過27.2kg的東西也不會讓人驚訝。

薩姆特堡被叛軍占領之后,北方群情激憤,擴軍備戰的速度異常驚人

一支在聯邦軍隊普遍裝備的斯普林菲爾德M1861前裝線膛槍質量為4kg,加上刺刀、背帶和刀鞘,總質量將近5kg,如果士兵們用的是從英國進口的恩菲爾德P1853步槍,那分量還要更重一些;60發彈包括彈藥包和火帽盒質量約2.7kg,其中40發裝在厚重的皮制彈藥包里,剩下的20發放在口袋里或者背包里;除了武器彈藥,每個士兵根據行軍路程的遠近身上還要攜帶3~8天的行軍口糧,質量從1.8kg~5.4kg不等,都放在帆布背包里;裝滿1.7升水的水壺加上羊毛水壺套和背帶,質量超過2kg;2.1m長、1.5m寬的羊毛毯子質量也超過2.3kg;每個士兵還要攜帶半個帳篷,質量為0.7kg,兩名士兵正好可以合起來搭一頂帳篷共用,不過這樣的帳篷空間非常狹小局促,睡進去兩條看家狗還差不多,把兩條大漢勉強塞進里面睡得很不舒服,所以大家一般會把這種帳篷戲稱為“狗帳篷”。為了避免下雨時被淋成落湯雞,士兵們還帶著涂了橡膠的防雨斗篷,還有人帶著涂了橡膠的防水布,除了能用來擋風遮雨,這種厚厚的防水布在搭帳篷時還能用來墊在地上擋擋潮氣。士兵們全副武裝馱著這么多東西已經很吃力了,還要經常長途跋涉奔赴戰場,換成是頭驢子也會鬧點兒脾氣,這時候他們就忍不住懷念窩在營地里無所事事的日子了。

騾子和北方佬一樣,既要給它們鞋子穿,也要喂給它們足夠的飼料

為了吃飯,餐刀、叉子、勺子、馬口鐵杯子、鐵皮餐盤等餐具一個都不能少,有時候還得帶上一個小平底鍋,這樣時間充裕時自己也能和弟兄們合伙做點兒吃的。煎點兒成豬肉什么的沒有平底鍋可不行,如果能幸運地弄到幾個雞蛋就更少不了平底鍋,否則只有把雞蛋埋在燒過火的灰堆里燜熟了。至于額外的一些換洗衣服也是很有必要的,還有男人必備的一些個人用品,比如說保持個人衛生用的牙刷、牙粉、肥皂、剃須刀、梳子、小鏡子、被稱為“家庭主婦”的縫紉工具(其實就是針線包)、家人的來信、自己寫信用的信紙,用來在閑暇時娛樂的撲克牌。還有些愛學習的家伙身上還帶著筆記本、鉛筆、書籍之類的,當然,圣經在各種書籍里面是最常見的。總之,每個士兵的背包里都裝滿了五花八門各種讓人意想不到的東西,通常一個裝得鼓鼓囊囊的背包質量要超過9kg。鑒于有些皮面大開本、精裝的圣經質量相當重,殺傷力遠比磚頭更為兇殘,完全能夠把一個人的腦袋砸成爛西瓜,所以每當士兵們在長途跋涉的路上需要減輕背上的負荷時,最先從背包里往外扔的就是它。當然,其他同樣原因被遺棄的物資也不在少數,所以歐文·麥克道爾將軍才會感慨聯邦軍隊太能糟蹋東西了,僅是被丟棄的各種物資就能養活一半的法國軍隊了。

戰爭剛剛開始時,征召入伍的士兵們平均體重為65kg,平均身高為1.7m,平均年齡基本上都在26歲以下。當時的路況也不像現在這樣暢通無阻,往往是雨天遍地泥濘,晴天塵土飛揚,身上帶著20多千克的裝備徒步行軍自然是無法健步如飛。在馱著自己全套行頭的情況下,單獨一名士兵行軍的平均時速可以達到4km,這個速度已經相當不錯了。如果是大部隊集體行動,行進速度就相應有所下降,聯邦軍隊波托馬克軍團下屬的“鐵旅”平均每天的行軍距離也只有24.6km,基本上每天都要在行軍上花費9.5小時,行軍的平均時速也只能維持在2.5km。

不管是在后方的軍營里按部就班地操練,還是全副武裝殺到南方佬的地盤上行軍打仗,士兵們每天的體力消耗都非常大,軍糧局供應的每日口糧必須提供足夠的能量才能維持身體的正常機能。士兵們在訓練營里完成每日訓練需要的熱量至少要達到3000大卡,而每天配給的各種口糧提供的熱量則遠遠超出實際的需要。

按照陸軍部從1861年8月3日直至1864年6月20日執行的營地口糧供應標準,每個士兵每天應該得到的口糧包括:豬肉或培根340g,或是567g的鮮牛肉或腌牛肉;軟面包或面粉624g,或是454g硬面包或467g的玉米面。除此之外,每提供100份口糧還同時供應豆子或豌豆1配克(美國常用的干貨容量,約合7.57升);煮粥用的大米或玉米片4.56kg;綠咖啡豆4.56kg或烘烤過的熟咖啡豆3.63kg,或茶葉680.4g;6.8kg糖;4.55升醋;567g蠟燭;1.8kg肥皂;1.7kg鹽;113.4g胡椒;1.14升糖蜜;如果方便弄到的話,還有13.6kg土豆。不過豆子、豌豆、土豆、大米和玉米片經常被脫水蔬菜和脫水土豆代替。

不論是按照1861年8月3日之前的口糧標準,還是按8月3日之后提高了供應量的戰時標準,軍營里每天的口糧都能提供超過4000大卡的熱量。在前線的營地里用不著像后方的軍營里那樣賣力氣,所以每天只需要2300大卡的熱量就夠了,哪怕是標準最低的營地口糧每天也能提供超過3900大卡的熱量,士兵們如果就這樣無所事事的話不養出一身肥膘才怪呢!

(待續)

編輯/魏開功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