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途遇

2019-11-15 03:11:21 讀者 2019年23期

梁宗岱

我不能忘記那一天。

夕陽在山,輕風微漾,

幽竹在暮靄里掩映著。

黃蟬花的香氣在夢境般的

黃昏的沉默里浸著。

獨自徜徉在夾道上,

伊姍姍地走過來。

竹影蕭疏中,我們互相認識了。

伊低頭赧然微笑地走過;

我也低頭赧然微笑地走過。

一再回顧地—— 去了。

在那一剎那里—— 直到如今猶覺著

——心弦感著了如夢的

沉默、羞怯,與微笑的顫動。

(梁衍軍摘自長江文藝出版社《中國新詩百年大典》一書)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