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粗海鹽

2019-10-31 03:10:29 讀者 2019年22期

林清玄

在朋友家吃炒花生,非常好吃,與平常吃的花生大為不同。我不禁好奇心大起,問起花生的做法。

朋友說:“沒有什么特別的技術,只是用粗海鹽來炒罷了。”

朋友說著,從廚房柜里找出她所用的粗海鹽,原來是我們小時候用的那種沒有處理過的鹽。粗海鹽的結晶很大,像是染了米色的冰糖一樣。

朋友說,粗海鹽的味道很好,營養豐富。煮菜的時候,只要加一點粗海鹽,根本不需要加其他調味品,就會唇齒留香。

“像粗海鹽這么好的東西被現代人舍棄,用味道欠佳的精鹽取代,實在是可惜。”朋友感慨地說。

這使我想起,從前許多好東西,都因為“粗糙”而被舍棄了。曾經有一位朋友帶一包“糖蜜”來送我,糖蜜是制造蔗糖的第一道工序所熬出來的糖,黑色,呈蜜狀。朋友說,只有這種糖蜜是有益身體的,而像“特級白砂糖”,對身體只有害處。

有一些老東西雖粗糙,卻有非凡的價值,像我們許多年前穿的粗棉、粗麻布,一直到現在,還是頂尖時裝所追逐的。有一次去看“三宅一生”的最新時裝,面料不僅是最粗的棉,還弄得皺褶不堪,我心里一嘆:我小時候穿的面粉袋不就是這樣的嗎?

特別是食物,愈粗糙愈有益健康,糙米勝過白米,黑麥面包勝過白面包。天然食物勝過加工食品,我們不斷地把食物做得更精致,事實上是在傷害自己。

在“過度加工”與“過度精制”的時代,我們產生了巨大的盲點,并把這些盲點傳給下一代,讓他們誤以為加工與精制是好的,那些傳統的、天然的事物反而被舍棄了。

我們坐在朋友的三合院里,談著“粗”與“細”的倒錯,朋友突然站起來,走到廚房,慎重地拿了一包粗海鹽出來。她說:“這一包海鹽送給你,你拿回去用,就會發現食物的味道完全不同了。”

她的話里有莊嚴的氣息,使我忍不住用雙手捧著那包海鹽。

(若 子摘自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人生最美是清歡》一書,辛 剛圖)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