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名與改名

2019-10-23 03:10:43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齊夫

凡事都講究“師出有名”,因而,不論是人名、地名,還是文名、書名,起名與改名都是大事,理當慎之又慎。否則,沒有合適的名字,就會“名不正則言不順”,所以“必也正名乎”。

先說人名,古時起名都是有講究的,要引經據典,早先時,規矩是男要從《周易》里取,女要從《詩經》里取,后來出處也就不那么嚴格了。譬如科學家屠呦呦,就是來自《詩經·小雅》:“呦呦鹿鳴,食野之蘋。”建筑學家梁思成的名字,則見于《商頌·那》:“湯孫奏假,綏我思成。”作家瓊瑤的名字,來源于《詩經·木瓜》里的“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瓊瑤自己也是個起名的高手,在她的作品里,有紫薇、含煙、羽裳、依云、雪珂、吟霜、佩青、紫菱等女主,個個富有詩意,唯美動聽,給角色增色不少,讓人難以忘懷。金庸也是起名的大師,周芷若、張無忌、楊過、郭靖、岳不群、令狐沖、穆念慈、王語嫣,無不俠氣十足,內涵厚重,男的豪情沖天,女的柔情似水,且各具風采,都出自典籍。光聽這男女主人公的名字,就會產生看書的沖動。

當然,也有名字起得不好的,或過于接地氣,土得掉渣,顯得粗俗沒文化,讓人輕視嘲笑。或起名過于晦澀,用字冷僻,造作難懂。章太炎的三個女兒都很漂亮賢淑,知書達理,但因名字起得怪,用字罕見,一般人都不認識,不敢亂念,因而居然無人敢來求娶,一直待字閨中。急得章太炎不得不專門開記者招待會,來解釋女兒名字的讀音和寓意。

名字起得不好咋辦?湊合著用也不是不可以,說到底名字不就是個符號嗎,但如果不想窩囊一輩子,那就只有改名一途。但改名也是有學問有講究有門道的,改不好也會弄巧成拙。如果是文人騷客呢,還可以給自己起個筆名,其實也等于變相改名,叫著叫著,最后就把本名忘了。文壇六大家:魯、郭、茅、巴、老、曹,皆為筆名。魯迅原名周樹人,郭沫若原名郭開貞,茅盾原名沈雁冰,巴金原名李堯棠,老舍原名舒慶春,曹禺原名萬家寶。他們的筆名與原名相比,無疑更響亮,更別致,更好記,更有寓意,也更容易傳播。

想出名大概是所有文人的共同愿望,那么,好的名字,對于提高作家的知名度是大有益處的。想想看,梁實秋與梁治華,莫言與管謨業,梁羽生與陳文統,古龍與熊耀華,二月河與凌解放,蕭紅與張乃瑩,金庸與查良鏞,三毛與陳懋平,北島與趙振開,舒婷與龔佩瑜,蘇童與童忠貴,哪個名字更容易被人記住,更符合文人身份,更便于傳播開來,不言自明。人名如此,書名也是如此。作家常常為起一個好的書名而絞盡腦汁,苦思冥想,改來改去,力求達到最佳效果。一是簡潔明了,言簡意賅,讓人一目了然,知其書里說些什么內容;二要典雅端莊,寓意深遠;三要特立獨行,與眾不同。《百年孤獨》《悲慘世界》《戰爭與和平》《紅樓夢》《儒林外史》《阿Q正傳》等,都是非常成功的書名,令人一見難忘。其中雨果的《悲慘世界》,就幾易其名,原來叫《苦難》《苦難的人們》,都覺得未盡其意,最后才定為《悲慘世界》,一炮打響。

還有地名,起名與改名也不能心血來潮,瞎趕時髦。那些洋、怪、大、重的名字,固然可能會熱鬧一時,吸人眼球,但早晚會淪為笑柄。如時下比比皆是的香榭麗舍、塞納河畔、維也納、東方芝加哥等小區,置身其中讓人恍惚不勝,仿佛身在異國他鄉,“直把杭州作汴州”,但定睛細看,小區里走動的都是自家黑眼睛黃皮膚的同胞,真不知“今夕是何年”。

(郝巧鳳摘自《鄭州日報》2019年7月19日)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敬畏一粒米
相信自己的花會紅
失望并非總是壞事
完美不完美
不再焦慮
豆包兒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