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詩,就有了美的鑰匙

2019-10-23 03:10:43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蔣勛

我喜歡詩,喜歡讀詩、寫詩。

少年的時候,有詩句陪伴,好像可以一個人躲起來,在河邊、堤上、樹林里、一個小角落,不理會外面世界轟轟烈烈發生什么事。也可以背包里帶一冊詩,或者,即使沒有詩集,就是一本手抄筆記,有腦子里可以背誦記憶的一些詩句,也足夠用。可以一路念著、唱著,一個人獨自行走去天涯海角。

有詩就夠了,我年輕的時候常常這么想。行囊里有詩、口中有詩、心里面有詩,四處流浪,很狂放,也很寂寞。

相信可以在世界各處流浪,相信可以在任何陌生的地方醒來,大夢醒來,或是大哭醒來,滿天星辰,可以和一千年前流浪的詩人一樣,醒來時隨口念一句:今宵酒醒何處?無論大夢或大哭,仿佛只要還能在詩句里醒來,生命就有了意義。

少年時候,有過一些一起讀詩寫詩的朋友。現在也還記得名字,也還記得那些青澀的面容,笑得很靦腆。讀自己的詩或讀別人的詩,都有一點悸動,像是害羞,也像是狂妄。

后來星散各地,也都無音信,心里有惆悵唏噓,不知道他們流浪途中,是否還會在大夢或大哭中醒來,是否還會狂放又寂寞地跟自己說:今宵酒醒何處?

我習慣走出書房,在生活里聽詩的聲音。

家家戶戶門聯上都有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那是《詩經》的聲音與節奏。鄰居們見了面總問一句:吃飯了嗎?讓我想到樂府詩里動人的一句叮嚀:上言加餐飯。生活里、文學里,“加餐飯”一樣重要。

小時候,聽街坊鄰居閑聊,常常出口無端就是一句詩:虎死留皮人留名啊。那人是街角撿字紙的阿伯,但常常出口成章,我以為是字紙撿多了也會有詩。

有些詩,是因為懲罰才記住的。在懲罰里大聲朗讀: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詩句讓懲罰也不像懲罰了,朗讀是肺腑的聲音,無怨無恨,像天山明月,像長風幾萬里,那樣遼闊大氣,那樣澄澈光明。

小時候頑皮,一伙兒童偷挖地瓜,被老農民發現,手持長竹竿追出來。他一路追一路罵,口干舌燥,追到家里,告了狀。父親板著臉,要我背一首唐詩作為懲罰——《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背到“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時,我好像忽然讀懂了杜甫,在此后的一生里,記得人在生活里的艱難,記得杜甫或老農民,會為幾根茅草或幾塊地瓜,唇焦口燥地追罵頑童。

我們都曾是杜甫詩里欺負老阿伯的“南村群童”。在詩句中長大,知道領悟和反省,懂得敬重一句詩,懂得在詩里尊重生命。

有詩,就沒有了懲罰。蘇軾總是在政治的懲罰里寫詩,越懲罰,詩越好。流放途中,詩是他的救贖。

在一個春天走到江南,偶遇花神廟,讀到門楹上兩行長聯,真是美麗的句子:

風風雨雨,寒寒暖暖,處處尋尋覓覓。

鶯鶯燕燕,花花葉葉,卿卿暮暮朝朝。

那一對長聯,霎時讓我覺得驕傲,是在漢字與漢語的美麗中長大的驕傲,只有漢字漢語可以創作出這樣美麗工整的句子。平仄、對仗、格律,仿佛不只是技巧,而是一個民族傳下來可以進入“春天”可以遇見“花神”的通關密語。

有詩,就有了美的鑰匙。

(裴金超摘自《課外閱讀》2019年第10期)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敬畏一粒米
相信自己的花會紅
失望并非總是壞事
完美不完美
不再焦慮
豆包兒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