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夜棋境

2019-10-23 03:10:43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許永禮

夜半,雨來,淅瀝瀝一片蛙聲。一人,一燈,在深夜里指間輕點,棋子兒落盤。有道是:“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

宋人靈秀《約客》,約的是何許人也?不得而知。我假借詩句,在雨夜里自己跟自己下棋,等的確是心上人。心上人不是人,而是文,我心中的妙文。抑或說,我很希望用文字杜撰出一個人來,也好在黑夜里陪我下棋。下的什么棋?這個問題有點令人臉紅——五子棋。

在我看來,象棋金戈鐵馬,咄咄逼人,殺氣太重。下久了容易變成曹孟德,心思縝密卻也難逃諸葛孔明的羽毛扇子;圍棋博大精深,氣場了得,翻云覆雨之間,成敗撲朔迷離,那可是大師級的對弈;至于跳棋、飛行棋之類雖也有趣,但畢竟是娃娃們的游戲。

上古時期,神話中有“女媧造人,伏羲做棋”之說。《后山海經》中記載道:“休輿之山有石焉,名曰帝臺之棋,五色而文狀鶉卵。”說的便是五子棋。另在李善注引的三國魏邯鄲淳《藝經》中亦有記載:“棋局,縱橫各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顯然,五子棋起源于堯帝時期,比圍棋的出現還早出四千余年。

五子棋與圍棋同為黑白兩色棋子,初時棋盤也可通用,但技法迥異,原理亦大相徑庭。倘若以水作比,圍棋就如同天降雨點,匯聚成河,竟自奔流并力圖席卷更多領地,大有洪水蔓延之勢。五子棋則是山澗溪流,蜿蜒緩行,獨辟蹊徑,歷經山路崎嶇,一路涓涓有聲。其實,黑白棋子更似日月星辰,縱橫交錯之際,仿佛將銀河搬上了棋盤。正如《漢書·律歷志上》中所贊:“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聯珠。”想必古人下棋的時候,一定是心懷宇宙的。

最初擺弄五子,僅是因為它簡單而靈巧,很是引人入勝。其實五子棋是頗具禪意的,倘若急于取勝的兩個人對弈,很容易將棋局下成“愚形”,迂回糾纏之間,內心不免躁亂。高手過招往往比的是耐心,即使已處劣勢,仍然心若止水,堅持者便是最后的贏家。還有一種棋手我稱其為智者,他們下棋時,不設陷阱,不搶先手,落子猶如流星趕月,層層飛舞,黑白棋子若即若離,仿佛被賦予了生命一般,宛若風中飄動的綢帶。我曾在網上觀摩過此類賽事,往往以和棋為告終。但過程特別精彩,棋形絕美。我忽然領悟到,和局才是棋類游戲的至高境界吧。

人生如棋。太過糾結于成敗得失,勢必輸掉一顆心的安寧;即便你正身處逆境,也要在黑夜里尋找光明;其實生命的高度不是爭奪,而是寬容,謙和實在是一件美麗的事情……

(孤山夜雨摘自《海南日報》2019年7月1日 圖/雨田)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敬畏一粒米
相信自己的花會紅
失望并非總是壞事
完美不完美
不再焦慮
豆包兒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