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貴好問

2019-10-23 03:10:43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宋宗祧

以色列的母親在孩子放學后,不是問孩子學了什么,考了多少分,而是問孩子:“你今天問問題了嗎?你問了好問題了嗎?”

學問學問,貴在一個問字。

人是帶著問號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問,是上帝嵌入人類靈魂的基因。人從有思維開始,就在不斷地思考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到哪里去?會問,是人的“標簽”之一。

上學愛問,執經問難,可能成為學霸;做事愛問,三推六問,可能成為專家;從政愛問,問政于民,可能成為一方領袖。

問是每天都必須做的“工作”。白天,問事求理,在工作中成長;晚上,撫躬自問,在入睡前自省。在家,愛在口下。噓寒問暖,無河東獅吼之詈,有舉案齊眉之和。出門,路在口下。問漁詢樵,無楊朱泣歧之憂,有長風破浪之時。事親,孝在口下。問安視膳,誰說論心不論事,心到先得話暖心!交友,誼在口下。含蓼問疾,莫愁前路無知己,一句話一輩子。

問,是打開靈魂、打開世界的鑰匙。馬克思的座右銘是“懷疑一切”。“懷疑一切”就是遇事就要問。可以說,懷疑一切造就了馬克思。同樣,屈原之所以偉大,也是問出來的。屈原曾經創造了連問的世界紀錄。他的《天問》373句,1560字,竟然一口氣對天、對地、對人生提出了173個問題。流傳最廣、最有影響、最具傳奇色彩的問是牛頓的蘋果之問。有一天,牛頓正坐在蘋果樹下休息,忽然一個蘋果掉了下來,砸在了他的頭上。他摸了摸被砸痛的地方,撿起蘋果,就想到了一個問題:蘋果為什么不向上邊升,而總向下邊落呢?是不是有一種看不見的力在起作用,把蘋果拉向地面呢?過了很久,牛頓終于找到了答案,這就是“萬有引力”。

不僅牛頓,許多名人都有自己的不俗之問,但我最欣賞的有四。

第一是毛澤東:“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此問震爍古今,是喚醒工農大眾翻身求解放的一聲炸雷,導引中國工人階級奪取政權并取得了成功。

第二是陳勝:“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此問是平民對貴族的挑戰,是對血統論的否定。由此,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由普通老百姓開創的朝代——漢朝,橫空出世。

第三是元好問:“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從古到今,情為何物一直困惑著人類。是元好問第一個發出了這個人人心中有、人人口中無的億兆之問,從而開啟了提倡男女自由戀愛的先河。

第四是辛棄疾在《木蘭花慢》詞中發出的“天問”:

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影東頭?是天外,空汗漫,但長風浩浩送中秋?飛鏡無根誰系?姮娥不嫁誰留?

謂經海底問無由,恍惚使人愁。怕萬里長鯨,縱橫觸破,玉殿瓊樓。蝦蟆故堪浴水,問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齊無恙,云何漸漸如鉤?

古人沒有天體運行的科學知識。在宋朝那個時代,辛棄疾能夠提出這樣的問題,實在是不簡單。所以王國維嘆曰:“詞人想象,直悟月輪繞地之理,與科學家密合,可謂神悟。”

宋神宗元豐六年(1083年)閏六月,蘇東坡寫了一首充滿禪機的《題沈君琴》詩: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于君指上聽?

物體是怎樣發聲的,現代人說起來簡單,就是振動。但是古人是不清楚的。不僅蘇東坡,早在唐朝的韋應物也有一首類似的《聽嘉陵江水聲寄深上人》詩:

……水性自云靜,石中本無聲。如何兩相激,雷轉空山驚?

應該說,韋應物注意到了“兩相激”,距離振動更近了一步。但不管咋說,蘇東坡和韋應物都是文人,我們不能苛求他們給出答案。只能說,能夠提出這樣的問題已是相當不錯。至于破問,當然得有癡于此道的、反復琢磨研究的有心人出現。總之,先有提問,后有破問。提問和破問之交替,就是不斷地前進。

能夠發現問題并“問”出來,問題就解決了一半。信然!

(王文炎摘自《鄭州日報》2019年6月19日 圖/雨田)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 2019年10期

思維與智慧·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敬畏一粒米
相信自己的花會紅
失望并非總是壞事
完美不完美
不再焦慮
豆包兒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