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耐作品改編與企業家形象傳播

2019-09-12 05:09:20 電影評介 2019年9期

方奇超 劉義軍

中國改革開放走過了波瀾壯闊的偉大歷程,改革開放 40年來,中國創作與傳播多種類型的電視劇,這些電視劇成為中國觀眾的精神食糧,特別是有關中國老字號商人與企業家傳奇故事的電視劇深受喜愛追捧,像《大宅門》《芝麻胡同》《古董局中局》《樓外樓》《那年花開月正圓》《晉昌源票號》《大清藥王》《大染坊》《喬家大院》《青花》《玉碎》《錢王》等作品,成為電視劇的藝術佳作與亮麗風景。但這些電視劇內容沒能深入描述改革開放中涌現出的商人與企業家群體形象,缺少對中國歷史上商人與企業家群體形象的客觀傳播,甚至對商人與企業家過度虛夸與冷漠偏見的形象構建,但阿耐作品改編與商企形象傳播則展現出亮麗風景,讓觀眾對商企群體與精神形象有新穎闡釋。

一、改革開放與商企形象傳播變遷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實力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從鄧小平說“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再到習近平提出“構建新型政商關系”,中國商企人士緊跟改革開放,誕生了褚時健、柳傳志、宗慶后、魯冠球、馬云、郭廣昌、馬化騰、張蘭等老中青企業家,影視導演把脈觀眾藝術喜好,不斷塑造商企人士新形象。習近平總書記說:“中國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實現了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偉大歷史轉折。開放已經成為當代中國的鮮明標識。中國不斷擴大對外開放,不僅發展了自己,也造福了世界。”[1]中國商企群體在改革開放中不斷書寫歷史與創造奇跡,這是改革開放的內在發展作用,也是外在力量的博弈結果,對中國與世界發展都做出了重要貢獻。

財經作家阿耐與以往作家不同,她既有體制內的工作閱歷,成長于改革開放城市寧波,還有作家的敏銳思維,其作品既不虛構古老商人的風采人生與離奇故事,也不敘述民國商人、企業家族倫理關系,而是瞄準在改革開放視域下商企群體形象變遷,從創作《不得往生》到《歡樂頌》,從《大江東去》再到《都挺好》,她始終關注中國成長壯大與轉型發展商企群體的命運起伏,用細膩情感的寫實筆法,客觀塑造商企的創業處境,重新構建商企群體形象,讓人耳目一新,人尋味。評論家白燁說:“阿耐把改革寫了,把開放也寫了。她寫了經濟,還寫了政治,寫了官場,還寫情場。這個場景是長鏡頭,真正要高瞻遠矚,胸懷遠大。她寫的不同體制的代表人物,是鮮活和真實的,是帶著激情和感情的,里面有感覺和溫度的,不是憑想象。因為她有親歷性、見證性、參與性,她才能夠把這一切當成自己的故事寫出來。這是職業作家寫不出來的。”阿耐作品《歡樂頌》《大江東去》《都挺好》被導演孔笙、簡川訸改編成電視劇,回望商企群體的命運起伏與形象變遷,對構建新時代政商關系與商企形象傳播具有重要意義,加上演員劉濤、蔣欣、王子文、王凱、楊爍、董子健、童謠、楊立新、姚晨、倪大紅等的精心演繹,作品播放后受到觀眾喜愛。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作家與導演創作了多部關于中國商企家族的傳奇故事,但這些文藝作品與電視劇過度虛構離奇,甚至縹緲無邊,缺少影響力、傳播力和穿透力。作家阿耐緊跟時代風云變幻,深入當代商人生活世界,描述企業家的社會環境,不斷將這些創造財富的優秀商人、努力書寫傳奇故事的企業家,轉化為讀者喜愛的網絡文學。評論家陳曉明說:“《不得往生》以極為寫實和鮮活的筆法,活脫脫寫出了中國資本原始積累時期的具體過程。許半夏的發家史,無疑是中國最早一批敢于冒險在體制外生存的小個體戶的傳奇,也是民營企業家發跡史的真實寫照。這是中國最早一批敢于冒險在體制外生存的小個體戶的傳奇,也是民營企業成長壯大的絢麗神話。”中國商企人士從改革開放零起步再到聞名世界,從販賣小商品再到創造世界大財團,從懵懂少年到穩控巨富的中老年,他們的人生軌跡成為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優秀群體,他們的感人故事與倫理精神值得作家生動描敘,值得藝術家用影像去傳播。評論家雷達談到《大江東去》說:“本書特別擅長對經濟活動的描寫,而且語言精準、緊湊干凈。看了很多寫改革開放30年的總結的作品,都缺這個東西,因為作者本身對經濟不熟悉,但《大江東去》不同,作者很懂經濟生活。這本書里提供了很多經濟生活的細節。”

二、企業家形象與類型特質傳播

從《不得往生》到《大江大河》再到《都挺好》,體現阿耐創作對象的豐富擴大,根據中國商企人士提供的生活藍本,對商企群體形象特質進行深入的刻畫,是觀眾回望當代中國商人成長與企業家精神傳承的藝術佳作。

首先是國有企業家與主體形象。國企是國民經濟的重要部分,對改革開放做出重要貢獻,但也出現諸多問題與負面形象。習近平總書記說:“要堅定不移深化國有企業改革,著力創新體制機制,加快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發揮國有企業各類人才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激發各類要素活力。要按照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的要求,推進結構調整、創新發展、布局優化,使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要加強監管,堅決防止國有資產流失。要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加強和改進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充分發揮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2]國企在改革開放中的重要作用與矛盾問題,在阿耐作品《大江大河》中得到生動再現,更需要在新時代去轉型升級與再創奇跡。

早在2000年年初,電影《生死抉擇》以大型國有企業中陽紡織集團的艱難改革為線索,通過一系列權力與金錢、貪婪與廉潔、忠誠與奸猾、真愛與憎恨的矛盾沖突,生動真實地塑造了李高成、楊誠等一批真正共產黨人的形象,同時冷靜刻畫了郭中姚、陳永明等腐敗分子的丑惡嘴臉,具有發人深省、震撼人心的藝術魅力。2017年在全國很火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對國企正負面形象進行藝術再現與生動敘事,國企掌控人的貪婪違法與腐敗墮落,他們在拆建中的變相腐化,在經營發展中的項目空轉,在資產重組中的巨大流失,在人事安排中的沾親帶故,國企領導人的正反形象得到大膽突破與典型塑造,因而在觀眾中產生強烈反響。

阿耐創作的《大江大河》,對國企的形象傳播不夸飾不護短,不帶傲慢偏見與仇視心態,而是冷靜客觀看待國企的地位作用,既肯定在改革開放中發展壯大的優秀國企,也不回避落后淘汰的劣質國企;既描述國企管理者與技工的優秀形象,也揭露腐敗國企的非法買賣與資產流失的矛盾問題。阿耐對國企工作者的內心刻畫與形象塑造,既不過高粉飾贊美,也不全然否定鄙視,而是秉承冷靜理性與浸潤穿透,對國企群體抱著理解、讀懂與包容態度,客觀描述國企發展的歷史變遷,精準把脈國企發展的現實問題與歷史病根,理清國企的內在體制與問題矛盾。阿耐為觀眾描繪的國企發展的機遇挑戰,超越傳統作家對國企人的情感偏見與仇視態度。特別是著名演員王凱、楊爍、董子健等人的出色演藝,電視劇《大江大河》對人們重新回望改革開放中國企、民企、個體戶與外資企業的發展壯大,商人與企業家的命運起伏與艱難歷程,多了份同情理解與深度感悟。

其次是民營企業家與草根形象。在中國漫長歷史進程中產生眾多老字號牌子的商人與企業家,他們的商業倫理精神成為我們民族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大宅門》再到《那年花開月正圓》,中國著名商幫與家族企業的傳奇故事成為藝術家喜愛創作的對象。上海大學教授張斌說:“老字號電視劇是對當代中國道德與倫理重建的一種藝術表達。改革開放初期,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過程中,毋庸諱言,也存在‘為富不仁‘言而無信‘見利忘義等道德滑坡和倫理挑戰。電視劇對傳統老字號故事的敘述,普遍強調了老字號在發展過程中所依仗的傳統商業倫理精神,即誠信義利。”[3]中國改革開放40年正是民營經濟快速生長的40年,今日民營企業已擔當起“五六七八九”的重要角色,浙江企業家的“四千萬”精神也被廣泛傳播與奉為圭臬。習近平總書記說:“民營企業家要講正氣、走正道,做到聚精會神辦企業、遵紀守法搞經營,在合法合規中提高企業競爭能力。守法經營,這是任何企業都必須遵守的原則,也是長遠發展之道。要練好企業內功,特別是要提高經營能力、管理水平,完善法人治理結構,鼓勵有條件的民營企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4]民企的形象地位靠努力掙來,靠守法經營與正當競爭,靠練好內功與企業精神,不靠歪門邪道與等待許諾,不靠表面封號與粉飾虛夸,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才是民企塑造美好形象的康莊大道。

在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中再現一代偉人對民營企業的深切關愛與大力支持:不要整頓安徽傻子瓜子,鼓勵廣東大媽多養雞鴨來吃與賺錢,在視察鄉鎮企業時強調搞活經濟,邀請榮毅仁等企業家進京爐邊談話,積極會見外資企業家,不要糾結企業姓資還是姓社。鄧小平在南巡講話中強調:“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環顧中國當今經濟版圖,珠三角、長三角與京津冀等地,都是民營企業活躍創造發達地區,相反其他欠發達地區的民營企業發展缺少競爭力與影響力,民營企業的發展活力沒有得到充分彰顯爆發。民營企業既有野蠻的不規范情形,也有小草的旺盛生命力,體現中國民營企業的強大創造力與影響力。

電視劇《大江大河》主題曲唱道:“讓世界看見你錦繡河山浩氣常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炎黃的血脈。讓世界聽見你五千年的聲音心潮澎湃,我們每個人都為你而來,像一粒不為人知河底細沙。每一次的沖刷都聚集力量,在身上流淌,像一次走了很久的旅程。我像往常那樣走向海洋帶著夢想,是誰揚起了風帆,是誰讓理想插上翅膀。每一次奮力沖浪,世界都不一樣,是誰點亮那盞燈,是誰推開那扇窗。每一次跌倒重來,要綻放更美的光芒,看小橋溪水緩緩流入寬廣的河,越高山過平原匯入大江大河。”這部電視劇能引起廣泛關注,核心是傳播中國當代商人與企業家成長的艱難歷程、財富創造的重要貢獻、人物故事的感人肺腑、家族人物的團結付出、中國商企群體的形象變遷。回望眾多商企人士創業起步之初,常在村鎮推銷饅頭,販賣冰棒,轉賣商品,開辦小廠,遠走他鄉打工,勤儉持家,不斷積累原始資本后嘗試創業,甚至屢遭失敗打擊也不放棄創業信念。他們在市場需求中尋找商機,在企業成長中塑造品牌,在企業發展謀求解決矛盾,在打拼中提升素養能力,在時代進程中提升格局境界,優秀商人、民營企業家的感人故事與倫理精神,是中國民族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新時代需要弘揚傳承升華的精神財富。在中國改革開放40年中成長壯大與開花結果的優秀商人民企,付出了艱辛汗水甚至寶貴生命,關注民營企業家的健康成長與命運起伏,是我們重新審視商界與企業家群體的傳播內核,這些商人、企業家身上的傳奇故事與倫理精神以及社會生態環境,成為感動廣大觀眾的內心話語與親歷遭遇,在影視作品中重塑商人創業與企業家群體形象,是我們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藝術傳播導向。

再次是外資企業家與高貴形象。中國近代歷史因為外資企業而發生深刻轉變,早在鴉片戰爭前夕,英國東印度公司在販賣鴉片中扮演不光彩角色,后來諸多帝國企業既在中國賺得金缽滿盆,也充當帝國侵略中國的幫兇角色,因此這些歷史角色與負面形象深刻印在國人腦海。在改革開放的偉大歷程中,外資企業改變過去經營策略,重新在中國顧客中贏得口碑,重新在經營管理中塑造優秀形象,也成為影視藝術家的創作資源。

改革開放40年來,大批外資企業涌入中國,應該說外資企業家對中國改革開放做出重要貢獻,也在影像傳播中扮演高貴血統與優良形象。習近平說:“中國將保護外資企業合法權益,堅決依法懲處侵犯外商合法權益特別是侵犯知識產權行為,提高知識產權審查質量和審查效率,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顯著提高違法成本。營商環境只有更好,沒有最好。各國都應該努力改進自己的營商環境,解決自身存在的問題,不能總是粉飾自己、指責他人,不能像手電筒那樣只照他人、不照自己。”[5]中國在不斷改進對待外企策略,從而迎來外資發展的新春天,亞洲的日本與韓國,歐美的大企業與中外合資企業,在中國成為政府的座上嘉賓,享受諸多優惠待遇。在中國創業盈利的眾多外企與合資企業,成為中國人才喜愛的工作崗位,也是精英自我炫耀的驕傲資本,他們的經營環境與傳奇故事,外企文化、人物形象與內外關系值得藝術家深入觀察與構建塑造。

三、構建新時代商企形象與倫理精神傳播

阿耐作品不僅在觀眾中贏得喜愛,也被黨報媒介高度贊賞,《人民日報》評論說:“阿耐一方面堅持自己想法,不受線上閱讀追求的‘代入感影響,一方面也能結合社會大潮,喚起不同人群的集體記憶,勾勒氣勢恢宏的時代群像。無論是粉絲催更還是電視熱播,都不會影響她的創作態度。她始終站在聚光燈外、屏幕背后,靜水深流地下功夫。”[6]作家阿耐遵守自己的創作準則,不斷奉獻精湛文藝作品,深入刻畫商人與企業家的形象特質,從《歡樂頌》再到《大江大河》,我們既看到企業家的光鮮外表,也看到商人創業的斗爭壓力,他們成長壯大的酸甜苦辣,他們交往世界的悲歡離合,成為社會群體的客觀縮影。習近平總書記說:“四十載驚濤拍岸,九萬里風鵬正舉。江河之所以能沖開絕壁奪隘而出,是因其積聚了千里奔涌、萬壑歸流的洪荒偉力。在近代以來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中國人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磨難,付出了太多太多的犧牲,進行了太多太多的拼搏。現在,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在歷史進程中積累的強大能量已經充分爆發出來了,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了勢不可擋的磅礴力量。”[7]中國當代商人、企業家與廣大農民工在改革開放40年中團結協作,從偏遠村鎮走向國際大都市,從個體跑單成長為幾十萬員工大企業,從販賣小商品到創造豐富多彩的優質商品,從一窮二白再到世界第二的經濟實力,其中的人物故事、多重形象、商業倫理、生態環境等都是作家攫取的鮮活材料。觀眾期待誕生更多感人的藝術佳作,時代需要塑造更多經典的商企形象,社會期望更多商企大佬帶領民眾共享致富成果。

習近平總書記說:“文藝作品不是神秘靈感的產物,它的藝術性、思想性、價值取向總是通過文學家、藝術家對歷史、時代、社會、生活、人物等方方面面的把握來體現。面對生活之樹,我們既要像小鳥一樣在每個枝丫上跳躍鳴叫,也要像雄鷹一樣從高空翱翔俯視。中國不乏生動的故事,關鍵要有講好故事的能力;中國不乏史詩般的實踐,關鍵要有創作史詩的雄心。”[8]中國改革開放40年有史詩般的偉大實踐與生動故事,關鍵是我們作家與導演能講好這些實踐故事,核心是我們演員能用心用情去塑造商人與企業家豐富形象,在社會主義新時代,不論是國企還是民企,不論是個體戶還是外資企業,都要守法經營與優質服務,都要不斷改善自我與構建形象,都要不斷創新創造與干出實績。作家阿耐與導演孔笙、簡川訸為我們提供了優秀文藝作品,我們期待更多作家與藝術家深入關注中國商人與企業家群體,不斷創造觀眾喜愛的藝術佳作,把中國商人、企業家的經典形象、倫理精神、社會變遷傳播世界,這是新時代文藝家的歷史使命,也是我們努力追求的藝術境界。

參考文獻:

[1][5]習近平.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N].新華社,2018-11-05.

[2]習近平.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N].新華社,2016-07-04.

[3]張斌.從《大宅門》到《芝麻胡同》,這些電視劇里的老字號你知道多少?[N].文匯報,2019-04-06.

[4]習近平.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講話[N].新華社,2018-11-01.

[6]許苗苗.接地氣 有底氣——評阿耐的網絡文學創作[N].人民日報,2018-04-05.

[7]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N].新華社,2018-12-18.

[8]習近平.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N].新華社,2016-11-30.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