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馬彩,助慈善,香港馬會是榜樣

2019-06-17 01:06:18 中國慈善家 2019年3期

有世界各國賽馬運動上百年的發展經驗,特別是有世界頂級的香港馬會好榜樣,中國賽馬運動發展及開放馬彩,無須“摸著石頭過河”

香港賽馬會(簡稱馬會)始于1884年成立的馬會會所,屬于非牟利機構。經過135年的發展和變革創新,馬會已成為一個世界級的賽馬組織,也是香港最大的慈善公益資助機構,并一直保持著尊貴私人會所的崇高地位。馬會沒有股東,由12位在香港有聲望的董事組成董事局,董事均義務任職,沒有酬金;董事局成員同時出任馬會慈善信托基金信托人。機構日常管理工作由行政總裁領導下的管理委員會負責執行。

馬會獲香港政府授權營辦賽馬,并提供有節制體育博彩及獎券服務。2017/2018年度,馬會博彩投注收入共計2340億港元,其中賽馬1228億港元,足球博彩1031億港元,六合彩8.1億港元。投注收入的84.3%用于投注顧客之返獎。該年度,馬會向香港政府繳納博彩稅和利得稅226億港元(為香港第一納稅大戶,歷年為香港政府貢獻的稅金占其稅收總額的10%左右),撥捐予馬會慈善信托基金42億港元(占稅后盈余的92%),資助了香港222個慈善及社區項目。馬會提供全職及兼職職位21418個,是香港主要雇主之一。

香港馬會成功地將賽馬運動與慈善事業融為一體,成為香港最大的慈善捐贈機構。香港科技大學于1991年由馬會慈善信托基金捐資25億港元建成,維多利亞公園、香港海洋公園、香港大球場及遍布港九的健康保健中心等都是馬會捐資興建的。2008年5·12汶川地震發生后,馬會立即撥付3000萬元的緊急援助,之后又捐贈10億港元用于災后重建。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及倫敦財經報章合作制訂的“世界慈善指數2015”中,馬會慈善信托基金位列全球第六名。

作為香港最尊貴的私人會所,馬會現有超過24000名會員。馬會會籍備受尊崇,入會門檻很高,200位遴選會員擁有推薦會員的權利,每年推薦的會員人數均有限額。據說申請人提出申請后,10年后方可取得會籍。馬會會員需繳納不菲的會費,會費收入及專屬于會員的服務設施營收,也是支持馬會運營的重要經費來源。

香港馬會究竟是一個什么組織?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執行總監張亮說:“香港賽馬會的運作模式很獨特,不是政府,實際意義上又不是商業,也不是NGO,同時不屬學界,但它與這幾個界別的關系非常深厚。香港賽馬會通過獨特的營運模式,結合賽馬運動、體育娛樂及規范化的合法博彩,將收益轉化為稅收及慈善捐獻,惠及香港各個階層。”(引自《中國慈善家》雜志)早在2007年,香港馬會前行政總裁黃至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就斷言:“我們是全球最大的社會企業。”香港馬會有政府授權,商業和慈善兼備,是一種超越政府、商業和慈善的社會創新模式,處于一種既此既彼、非此非彼的模糊狀態,這與“社會企業屬于新興的社會第四部門”之說法相吻合。至于香港馬會屬不屬于社會企業,不是本文討論的內容,且按下不表。

接著轉向內地彩票。中國內地自1987年開始發行彩票,開始的名稱為“社會福利有獎募捐獎券”,1991年國務院下發《關于加強彩票市場管理的通知》,“彩票”正式登臺。2009年國務院頒布《彩票管理條例》(為政府法規),規定“彩票資金包括彩票獎金、彩票發行費和彩票公益金。彩票公益金專項用于社會福利、體育等社會公益事業,不用于平衡財政一般預算”。我國對于彩票資金的分配是:投注總額的50%作為獎金返還彩民,35%作為公益金用于社會福利事業建設,15%作為彩票發行辦公費。

支持公益事業,是世界上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博彩業存在和發展的重要道德依據。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博彩業均由政府授權監管,市場運作,我國彩票發行則由政府制定規則并直接管理操作。截至2017年底,我國福利彩票總計發行17950億元,籌集公益金超過5370億元。2017年度共銷售彩票4266.69億元,其中福利彩票機構銷售2169.77億元,體育彩票機構銷售2096.92億元。兩大機構當年度共籌集彩票公益金1143.26億元。

《彩票管理條例》要求,“彩票公益金的管理、使用單位,應當每年向社會公告公益金的使用情況”。實際上,這一要求并未落實,公眾對“彩票公益,用之于民”的情況根本不了解。國家審計署2015年第4號公告披露了一組令人觸目驚心的數據。《公告》稱:“2014年11月至12月,審計署對財政部、民政部及所屬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體育總局及所屬體育彩票管理中心,北京、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重慶、四川、云南、陜西、甘肅等18個省(市)的省級財政、民政、體育行政等部門及228個省市級彩票銷售機構,4965個彩票公益金資助項目2012年至2014年的彩票發行費和彩票公益金(以下統稱彩票資金)進行了審計。此次審計共抽查彩票資金658.15億元,占同期全國彩票資金的18.02%。審計查出虛報套取、擠占挪用、違規采購、違規購建樓堂館所和發放津貼補貼等違法違規問題金額169.32億元,占抽查資金總額的25.73%。”

以此類推,我國彩票公益金違法違規使用的數額可能高達上千億元。與香港馬會相比,其收入支出、營運成本、納稅、資助公益的金額及用度,一分一厘都說得清清楚楚,我們該作何感想?我國彩票管理體制的改革勢在必行。在《慈善法》的制定過程中,一些專家建議彩票公益入法,但未能實現。

須知,內地2億多彩民的構成主體是農民工和低收入者,他們希望改變命運,但缺乏上升通道,于是節衣縮食平均每年從牙縫中省出2000元左右投注于彩票,指望一朝福星高照,中彩致富。每年,他們為國家貢獻了超千億公益金。

在香港,情況大不相同。賽馬是港人最重要的娛樂活動之一,有200萬人(約30%的居民)投入其中。投注賽馬,不分富人窮人,贏了自然高興,輸了也不難受,權當做了慈善。賽馬場內,會員有雅座,高高在上,飲著紅酒,聊天觀戰;一般觀賽者只需付10港元購票進場,投注與否,隨興為之,買杯啤酒喝著,一晚上觀賞十場八場比賽,是多數人的消遣選擇;當然,還有電視直播和網絡投注。

2017~2018年度,香港馬會博彩投注收入總計2340億港元;2017年,我國內地銷售彩票4266.69億元人民幣(折合4995億港元),約為馬會收入的2.1倍。內地人口約為香港的190倍,人均收入為香港五分之一強。據此推算,內地彩票發行數量還有巨大的空間。目前的彩票發行規模,是政府刻意控制的結果。

中國人好賭,因勢利導,開放馬彩,規范博彩,利國益民,本文的主旨在于此。

有史以來,中國的賭博風氣就十分旺盛。《史記·蘇秦列傳》記載了齊國人嗜賭的風俗:“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彈琴擊筑,斗雞走狗,六博蹋鞠。”古代文人墨客還為賭博寫詩作曲,如關漢卿一曲《骰子》:“一片寒微骨,翻作面面心。自從遭點染,拋擲到如今。”著名女詩人李清照也是一個大賭鬼,曾自白曰:“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中國的賭博形式非常豐富。樗蒲、骨牌、斗雞、跑馬、投壺、斗蟋蟀……各階層都有偏好的游戲。明清時代,麻將這種復雜、低廉又有趣的賭博方式征服了社會各階層,堪稱中國賭博手段的巔峰。難怪胡適先生說:“英國的國戲是Cricket(板球),美國的國戲是Baseball(棒球),日本的國戲是角抵(相撲)。中國呢?中國的國戲是麻將。”

中國人好賭,中國政府禁賭,賭是堵不住的,于是圍繞中國周邊的地下或公開賭莊應運而生。特別是東南亞一些國家,為中國人專設了許多豪賭通道。《新京報》記者曾臥底進入菲律賓馬尼拉市一家“專坑國人”的網絡博彩公司—東方集團,該公司僅雇用的中國員工就超過1萬人。在那棟樓內,密布著大小50多家網絡博彩公司,員工和主管都是中國人。他們開設賭博網站,專門誘騙國內的人參賭。

香港馬會依法警告顧客:“向非法或海外莊家下注,最高可被判監禁9個月及罰款3萬港元。”而內地賭客通過境外網站非法同步投注香港賽馬的,大概是香港馬會合法投注額的3倍。投注馬會賽馬,娛樂性強,返獎率高(內地彩票返獎率50%,香港賽馬返獎率82%~85%,高出30多個點,其余歸地下賭莊),開獎結果與香港賽場同步,勝負無從欺詐,故很有吸引力。內地賭客還活躍于澳門賭場。2007年,澳門賭博業的營業額就已超過拉斯維加斯賭城,成為世界第一賭城。2014年我在澳門參加“博彩與慈善論壇”,聽說澳門賭盤已為拉斯維加斯的7倍,差點沒暈過去。當然這對澳門基金會是利好,澳門博彩業毛收入的1.6%捐贈給該基金會用于公益慈善。澳門特區政府博彩稅收入暴漲,故年年給居民分紅。

根據英國H2博彩資本公司統計,2013年中國大陸賭客總共輸掉760億美元,僅次于美國。須知,美國的賭場也是以華人、中國大陸客為主。分析師預測,中國大陸會在2020年超越美國,成為最大賭博市場。這里講的賭博市場,并不包括中國大陸的彩票市場。有研究博彩的專家判斷:中國大陸的博彩,明一暗十,即地下賭莊的投注額大概是合法彩票發行量的10倍,似非虛言。從參與非法賭博到傾家蕩產、殺人越貨、鋃鐺入獄的案例,比比皆是。

回看香港當年,也是賭博成風,社會治安不好。自開馬彩,疏導有方,管治有道,賽馬逐漸成為香港市民廣泛參與的一項文明活動,其收入的大部分服務于公共事業和慈善公益,并由此減輕了港人在其他方面的稅負。馬會致力于提倡有節制博彩,并根據有節制博彩政策制定多項措施——包括嚴禁未成年人士使用所有投注渠道,所有投注戶口申請均按照嚴格的身份及年齡核實程序審批,馬會絕不接受信貸投注等。馬會為所有前線投注部員工提供入職培訓及進修課程,確保有節制博彩政策得以有效執行。在有節制博彩管理方面,新加坡也有絕招兒:新加坡居民進賭場,須先交100新幣,對外籍人士則大開方便之門;如有嗜賭者受到家人舉報,即禁入賭場。

關于賽馬,中國早在戰國時期就有“田忌賽馬”的記載。在2015年12月召開的“北京中國馬政沿革暨中國賽馬起源研討會”上,與會專家一致認同“田忌賽馬”是有文字記載以來世界上最早的賽馬分班制的開始。其采用的對決式比賽、三局兩勝制,也是田忌賽馬具有的特點。一個具有數千年賽馬文化傳統的國度,迄今大陸地區的賽馬運動步履維艱,幾乎歸零,這很不正常。原因是談馬彩色變。

1992年,在鄧小平同志南巡講話的鼓舞下,廣州賽馬會應運而生,時任廣州市長黎子流任馬會名譽主席。廣州在短短5個月時間里就建起了國內先進的標準賽馬場。之后7年內,賽馬運動在廣州盛極一時。賽馬會擁有5000會員,582個馬主,1200多匹馬。賽馬場職工3000多人,騎師40人,操馬員400多人。鼎盛時,一個賽日要出動一百多匹馬,投注額可達1000萬元,現場觀眾三四萬人。賽馬場的電腦售票網絡由3000多臺電腦售票終端構成,還開通了衛星實況轉播。馬會于1999年被叫停,7年內總收入40多億元,向中華慈善總會捐贈超過3億元。

2000年,中紀委、監察部對全國賽馬場進行監督檢察,關停了違法經營賭馬的賽馬場。2002年,公安部和體育總局等5部委聯合發文,“嚴格禁止經營帶有博彩性質的賽馬活動”,包括北京、寧波、武漢等多個計劃或已經建起的賽馬項目、賽馬場全部叫停。中國賽馬運動進入“冰河期”。

2019年新年伊始,廣東馬術協會常務副會長陳彼德一行探訪了當年為賽馬會站臺的黎子流老先生。對于開放馬彩,黎老依然態度明確,他說:“博彩與賭博是有區別的,賭博是對社會穩定、人民生活有巨大危害的,而博彩是在政府有效監管下的慈善事業,同時能觸發周邊民生及文旅事業的發展。所以如何定義賽馬、定義博彩是其中關鍵。而賽馬事業如果不發展賽馬博彩,就會失去主要收入來源,自然會失去生命力。”有專家則指出:“(發展)賽馬運動而不發展賽馬博彩,是不合邏輯,違背規律,無視歷史的。”

在英國,賽馬是地位僅次于足球的運動項目。賽馬博彩是英國賽馬產業的重要基石,賽馬產業可以從博彩稅以及與博彩公司協商的轉播權這兩個方面獲得可觀收入。美國1908年賽馬博彩誕生,賽馬博彩法令幾乎同時在各個州通過。馬彩稅收比例為17%,其余部分則返還彩民。據2005年的數據,美國每年有10萬多場賽馬比賽,位居世界第一,觀眾達到9000萬人次。在美國,馬業對美國經濟的貢獻超過1121億美元,提供的全職就業人數達140.4萬,其對國民經濟的貢獻超過鐵路運輸、廣播電視業。

在美國的賽馬產業,馬匹、賽馬騎師和訓練者都有自己的名人堂,而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與運動員一起參與評獎。美國ESPN體育頻道評出的美國20世紀百大運動員榜單中,有8個上榜者就是馬匹。其中排名最高的馬名叫“秘書處”,它因為對國民的振奮意義,不僅成功與喬丹、阿里等人并列,2010年迪士尼還為它拍了一部中文譯名為《一代驕馬》的電影。另一部紀實電影《奔騰年代》,寫的是美國處于大蕭條陰影中的20世紀30年代,一群小人物和一匹名叫“海洋餅干”的小馬的勵志故事,他們的事跡寄托了美國精神,激勵了整個國家。1938年新年前夜,美國年度十大新聞人物榜出爐,“海洋餅干”與時任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同登榜單。我們今天來觀賞這兩部影片,照樣會被感動,受到激勵,這正是賽馬運動的魅力所在。

賽馬運動是個大產業,《澳洲有個“大生意”擁有百年歷史》一文說:

一年一度“讓舉國屏息呼吸的賽事”澳大利亞墨爾本杯賽馬,超過3000萬人民幣的單場獎金(620萬澳元)、價值不菲的金杯(2015年冠軍金杯制作成本超過90萬人民幣)以及全球關注的目光和隨之而來的巨大名望,都讓這項賽事成為全球賽馬人繞不過的盛事。

一次精彩杰出的賽馬賽事盛會,一定少不了卓越出眾的運動員(既包括騎師,也包括賽馬)、數量龐大熱情洋溢的人群、高端的時尚風格、場地內的各種娛樂活動、博彩帶來的腎上腺素的飆升,以及一系列高品格的餐飲服務。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這絕對是精彩紛呈的一天。

賽馬產業關聯性強,馬彩是產業鏈中最主要以及最終的變現。

產業鏈的上游產業主要圍繞馬駒,有育馬、飼料、馬匹交易等產業。一匹賽馬從出生、馬匹交易、飼養訓練、參賽到退役繁育,經歷的每一個過程都是一個細分且可延伸的產業。

產業鏈的下游產業主要是馬業服務,包括賽事運營、馬術俱樂部、表演娛樂、媒體雜志、專業服務、金融支持以及博彩競技等一系列賽馬相關直接服務產業和周邊關聯服務產業。馬業服務領域也將成為未來(中國)國內賽馬行業市場規模增長的重點。

除了是特色運動之外,以賽事為核心的賽馬運動,所帶來的博彩收入、版權收入、門票收入、贊助收入等直接收入驚人,同時也帶動了上游馬業全產業鏈的發展。比如說澳洲馬業提供了25萬全職或半職就業人口工作。

縱觀世界賽馬產業,馬彩都是與賽馬運動本身相伴而生的,同時也是這項運動主要的收入來源。而該收入大部分返還給投注者,另外主要用于稅收、提成、賽事運營以及公益慈善。當然,不管哪個開馬彩的國家,立法都晚于馬彩產業的發展,這也是一個共同特點。

2018年12月,國家發改委印發《海南省建設國際旅游消費中心的實施方案》。方案明確“鼓勵沙灘運動、水上運動、賽馬運動、航空運動、汽車摩托車運動、戶外運動等項目發展。探索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看來,賽馬運動和馬彩在海南啟動已無政策障礙。馬彩破冰,對海南國際旅游島和自由貿易島建設發展的推動力無可限量,對賽馬運動在全國范圍的開展,同樣至關重要。

賽馬運動在中國的復興是大勢所趨,對其積極意義需要重新評估和認識。有世界各國賽馬運動上百年的發展經驗,特別是有世界頂級的香港馬會好榜樣,中國內地賽馬運動發展及開放馬彩,無須“摸著石頭過河”。海南賽馬會可以請香港馬會合作共建,并吸引內地優秀企業家、慈善家參與投資。海南開放馬彩,擬同時開征博彩稅和設立慈善基金,即返獎所余大頭兒上繳國庫,小頭兒歸屬慈善基金。課稅是政府行為,受《稅法》規制;設立慈善基金是公益行為,受《慈善法》規制。馬彩慈善基金的設立模式和資金管理的公開、透明、專業、高效,是體現馬彩公信力最為重要和敏感的部分,須建立良好、可問責的治理結構;政府的責任是規范和監督,切忌自己操盤。

(注:本文參考了多篇相關文章和新聞報道,部分引用文字未注明出處,謹請有關作者諒察。)

(徐永光:南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希望工程創始人、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