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發光的人

2019-06-17 01:15:18 中國慈善家2019年3期

安平

3個月前,在一個短視頻上看到了久違的張天愛女士。很多年前,她對美與自由的追求,在藝術上展現的才華以及率性飛揚的性格,給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在那個短視頻里,她與北京太陽村的孩子們在一起,仍然是美的,優雅的,神情卻莊重,在講述那些孩子的故事時,她流下了眼淚,幾度哽咽。那一刻,忽然感受到一種動人的東西,同時也很意外,她自身的經歷與她現在為之落淚的現實之間實在是一種巨大的反差。

張天愛自小家境優渥,9歲即成為英國皇家芭蕾舞學院首個華人女孩,回港后在演藝界、時裝界做得風生水起,但最后選擇回歸舞蹈,并在20年前成立天愛基金,以推動藝術及社會公益事務為使命。

我們的記者采訪了她,關于她的過往,關于天愛基金所做的事,以及她和太陽村孩子們的故事。記者后來告訴我,張天愛最令其深有感觸的,不是她幫助了多少個孩子,而是她的理念。良好的家教以及多年習舞的歷練,塑造了她對美及有尊嚴有節制生活的追求。天愛基金幫助的那些孩子,很多沒有父母,她教他們跳芭蕾,除了想要培養他們學習藝術和欣賞藝術之美,更意在給他們帶來不一樣的空間,讓他們懂得做人該有的體面和尊嚴,從骨子里站立起來。所以她對他們要求嚴格,會檢查舞鞋是否潔凈,背包是否打理得井然有序,站坐之姿以及與人交流之態是否持重得體……

她曾經是最耀眼的明星,她對于明星這個身份有自己的理解。“明星是一定要發光的,但不是有錢了就發光,而一定是對每個人都很善良,那才是真正的明星。”她說。

這一表述讓我想起幾年前一個企業家,學者對于貴族的理解。冬季過后,每個周末,這個企業家都會組織志愿者赴內蒙古和張北種樹。大巴路過居庸關時,他問了同行者一個問題,“庸是什么意思?”之后他一路闡釋—德從低到高包括三個境界,德、庸、和。懂得和的人是貴族,而貴族不是指地位高的人,或者有錢人,“用歐洲的話講,貴族是用寶劍為國家和人民服務的人”。

貴族一詞在當下中國已極少使用,但其寓意的精神氣質卻是不曾真正消散的吧。當居上者離土地更近,離大道更近,會自覺為他者不忍甚至掬淚,服務社會和公眾成為一種本能,一個正義、平等、人人皆有尊嚴的和的社會,將令所有人受益。

這段時間在看一本名為《斯蒂芬·哈珀在讀什么》的書,作者是因《少年PI的奇幻漂流》而聲名大噪的加拿大作家揚·馬特爾。從2007年4月16日至2011年2月18日,他每隔一周向時任加拿大總理斯蒂芬·哈珀寄出一封信,每封信大多談一部文學作品,最終寄出101封信,并匯成此書。

有人質疑他,斯蒂芬·哈珀正在讀什么、讀過什么或者是否讀書與我們有關嗎?讀書不就是像集郵或者看曲棍球一樣,只是個人愛好嗎?“如果一個人無權凌駕于我,我才不管他讀什么書或是否讀書。”揚·馬特爾回答,“但是如果某人有權凌駕于我,他讀不讀書或讀什么書對我就太重要了,因為從他所讀的書中即可看出他的思想和可能的行為,他的夢想有可能成為我的噩夢。”他說,“小說、戲劇、詩歌,這些都是用來探索人類、世界、生命的強大工具,而領袖人物必須對人類、世界和生命有所了解。”

真的是很辛辣痛快的回答,這才是一個公共人物該有的姿態和溫度吧。剝開所有技術層面的東西,他們的情感,他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才是真正令他們發光,最終使時代充滿光亮的所在。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