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開端2017:早期教育發展關鍵指標》的內容及其啟示

2019-06-17 01:36:30 幼兒教育·教育科學版2019年2期

楊曉萍 楊雄 冷田甜

【摘要】2017年,OECD發布了《強勢開端2017:早期教育發展關鍵指標》,主要包括三條構建原則,即政策相關性、質量標準的堅持性和易理解性,以及四個指標維度,分別是情境性、政策投入、政策產出和政策結果。我國應當完善學前教育指標體系建設系統,將家長參與納入學前教育指標體系。

【關鍵詞】OECD;《強勢開端2017:早期教育發展關鍵指標》;啟示

【中圖分類號】G61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4-4604(2019)1/2-0074-04

1990年,世界全民教育大會發布了《世界全民教育宣言》,強調關注教育質量。各國興起了以“教育質量保障體系”為主題的教育改革。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以下簡稱OECD)在1998年發起了早期教育與保育的政策調查,發布了《強勢開端:早期教育和保育》的調查報告,提出了學前教育的八大關鍵要素。〔1〕2002年,OECD擴大了調查范圍,以兒童的權利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展開調查,發布了《強勢開端Ⅱ:早期教育和保育》,為各國學前教育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十個方面的具體建議。〔2〕在以上兩份報告中,OECD圍繞學前教育質量,對學前教育的基本要素和政策制定要求做了具體闡釋,但對何為學前教育質量、怎么保障學前教育質量等問題,并沒有予以明確解釋。鑒于此,OECD教育政策委員會發起了提升早期保教質量項目,并針對項目成果發布了《強勢開端Ⅲ:早期教育和保育的質量工具箱》,提出了學前教育質量建設的五個工具箱。〔3〕2015年,OECD發布了《強勢開端Ⅳ:監測兒童早期教育與保育質量》,闡述了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的三大維度和對應的監測路徑,〔4〕但這份報告對各維度下的具體監測指標并沒有做詳細的說明。據此,2017年,OECD發布了《強勢開端2017:早期教育發展關鍵指標》(以下簡稱《強勢開端2017》),為各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建構了詳細的指標體系。本文對《強勢開端2017》的主要內容進行介紹,供相關人員參考。

一、《強勢開端2017》的主要內容

(一)指標體系的三條構建原則

1.政策相關性

政策相關性原則是指指標體系要為學前教育政策的制定、調整和執行服務,從而保障政策的科學性,促進學前教育的科學發展。學前教育是一種準公共產品,國家是其公共產品屬性的保障,這也意味著政府在教育發展中應是掌舵者和服務者。〔5〕政策是政府掌舵和服務的重要途徑。政策相關性原則促使指標體系成為政府履行職責的重要依據。20世紀70年代,OECD教育指標體系研究失敗的原因之一是缺乏政策相關性和政策敏感性,從而失去了政策制定者和決策者的支持。〔6〕因此,政策相關性原則是《強勢開端2017》的有力保障。

政策相關性原則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OECD在具體的指標建構中積極關注各個國家的學前教育政策焦點或爭議點,以促使構建的指標體系符合當前學前教育的發展方向。例如,基于各個國家的政策重點,確定了入園率和參與度兩個指標項目,用以在國際范圍內考察和推進學前教育普及。另一方面,OECD在收集數據時,以近十五年各個國家的相關政策信息作為數據分析的主體之一,從政策投入、政策產出、政策結果三個指標維度進行系統分析,以保證指標體系的科學性。

2.質量標準的堅持性

質量標準的堅持性原則是指指標體系的構建雖以學前教育質量要素為基礎,但它堅持采用多種測量方法,以準確把握學前教育的發展現狀,保證指標體系中相關參數的全面性和科學性。例如,《強勢開端2017》中有大量的圖表,幾乎每一個具體指標的闡釋均有相應的圖表輔以說明,從而為各國學前教育政策的制定提供全面且科學的數據參考。

3.易理解性

易理解性即易推廣性,是指指標體系可以被不同的國家理解和使用。OECD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各成員國的學前教育發展情況各不相同。OECD采用國際通用的教育分類標準,如ISCED(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Classification of Education)國際教育分類法,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布的在國際范圍內通用的教育系統分類標準,來保證指標體系能被各個國家所理解和使用。〔7〕OECD還通過將收集的數據在各個國家間進行嚴格的審查和核對,〔8〕對存在差異的數據進行說明和補充,從而增強數據的易理解性。

(二)指標體系的四個指標維度

1.情境性指標維度

情境性指標維度是指對影響學前教育發展的人口、經濟和社會背景等因素進行考察,主要包括社會背景、人口發展、女性勞動參與率、權利保障及組織與管理等方面的內容。這是因為教育的發展與社會環境密不可分,教育依賴于一定的政治、經濟和文化背景。關注社會環境,是保證教育發展與社會發展相適宜的手段之一。情境性指標維度主要用以考察與教育發展、教育決策密切相關的社會環境因素,從而為學前教育發展的職能、發展速度、資源分配、發展規模等決策提供數據支持。其中,對社會背景的考察主要包括民族、文化、語言等指標項目;對人口發展的考察主要包括出生率、家庭結構等指標項目;對女性勞動參與率的考察主要包括女性就業率、單親媽媽就業率等指標項目;對權利保障的考察主要包括幼兒的入學機會、入學年齡、在校時間(時間總量和一周平均時間)等指標項目;對組織與管理的考察主要包括早期教育和保育的組織與管理等。〔9〕

情境性指標維度確立的關鍵在于發現社會環境中哪些要素會影響學前教育的發展,從而確定相關要素,建構監測指標。以對家庭結構的考察為例,OECD在調研中發現,單親家庭的數量在不斷增加,加之單親家庭多以女性撫養孩子為主,母親的就業率、工資水平等影響了幼兒的入園率和在園時間。因此,要想普及學前教育,提高幼兒的在園時間,就需要保證幼兒園一日生活時間表和勞動力市場的時間安排相對一致,提供半日制、全日制、小時制等不同服務時間,調整幼兒園的保教費用標準,使其符合大多數母親的工資水平等。

情境性指標維度既是指標體系中單獨的一部分,又與政策投入、政策產出、政策結果三個指標維度有重合的部分。例如,對家庭結構、女性就業率的考察在政策投入指標維度也有所反映,對幼兒入學年齡的考察在政策產出指標維度也有所反映,對女性勞動參與率的考察在政策結果指標維度也有所反映。由此可見,這四個指標維度既相互獨立,又相互融合,貫穿于學前教育事業發展的始終,全面反映學前教育質量。

2.政策投入指標維度

政策投入指標維度是指對各個國家投入到學前教育中的資源進行考察。OECD從人力資源和財力資源兩個方面入手,考察學前教育的財政投入、師資情況和師幼比等內容。對財政投入的考察主要包括生均經費、國民生產總值占比、生均教師工資成本、不同政府部門教育經費分配、公共財政投入和居民家庭教育支出占比等指標項目;對師資情況的考察主要包括教師年齡結構、女性教師占比、學歷、工資和年度工作時間等指標項目;對師幼比的考察主要包括師幼比、師生比等指標項目。〔10〕師幼比既是改善教師工作條件的重要因素,又是政府調節財政投入的依據之一,故單獨考察。

單一的指標項目并不能準確考察學前教育資源的投入現狀。因此,OECD通過考察多個指標項目來綜合展示學前教育資源的投入情況。例如,生均經費考察了對幼兒的投入情況,不同政府部門教育經費分配、公共財政投入和居民家庭教育支出占比考察了各級政府和家庭的投入情況,生均教師工資成本考察了對教師的投入情況。另外,OECD還采用呈現相對值的方式來全面呈現學前教育發展情況。例如,國民生產總值占比、生均教師工資成本、公共財政投入和居民家庭教育支出占比等不是以統一的絕對值為參考,而是以各個國家的相對值為參考,保證對各個國家學前教育資源的投入現狀給予客觀評價。

3.政策產出指標維度

政策投入的成效需要在教育場域內進行轉換,才能真正對幼兒的發展產生積極影響。政策產出指標維度旨在揭示政策投入在教育場域內產生的結果。該指標維度主要以教育機會和教育質量為切入點,考察入園率、參與度和課程框架等方面的內容。對入園率的考察主要包括不同年齡段入園率、公辦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的入園率等指標項目;對參與度的考察主要包括幼兒在園總時間、一周平均在園時間和參與形式等指標項目;對課程框架的考察主要包括課程內容的包容度、課程內容的平衡性等指標項目。〔11〕

入園率和參與度是對教育機會的描述,課程框架是對教育質量的描述。OECD從質量和數量兩方面建構政策產出指標維度。政策產出指標維度主要有兩個特點。一是既有結果性指標,又有過程性指標。例如,在教育機會中,入園率是對政策投入產生的結果的描述,參與度是對政策投入產生的結果的過程性反映。二是對早期教育連續性的關注。OECD強調課程框架要有時間跨度,指出一個整合的適合0~6歲兒童的課程框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證教育效果的連續性,減緩教育影響的消退,促進幼小銜接。

4.政策結果指標維度

政策結果指標維度是對教育產出的描述。教育產出包括個人產出、組織產出和社會產出,〔12〕在學前教育階段則主要包括個人產出和社會產出兩個方面。因此,政策結果指標維度主要包括幼兒的學業成就和女性就業率兩個方面。〔13〕對幼兒的學業成就的考察主要包括不同在園時間的幼兒、處境不利的幼兒和具有移民背景的幼兒的學業成就等指標項目;對女性就業率的考察主要包括總就業率、兼職就業率和全職就業率等指標項目。

已有研究表明,0~6歲是幼兒語言、社會性等發展的關鍵期,為幼兒一生的發展奠定了基礎,而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機會與質量更是影響著幼兒的后續發展。OECD利用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以下簡稱PISA)為調查工具,考察學前教育的質量,并在此基礎上構建指標體系。例如,OECD通過調查發現,接受過2年學前教育的幼兒在學業上的得分和接受過2~3年學前教育的幼兒在學業上的得分是比較接近的,他們都與只接受過不足2年學前教育的幼兒在學業上的得分存在顯著差異。這說明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時間應當至少是2年,各國應該采取措施普及學前兩年教育。

二、《強勢開端2017》的啟示

(一)完善學前教育指標體系建設系統

學前教育指標體系建設需要有一套完整的建設系統。我們可以借鑒OECD的做法,完善學前教育指標體系建設系統。一是強化學前教育指標體系建設的理論基礎,建構穩定的指標分析結構。充實的理論基礎可以使指標體系的覆蓋面更廣,從而多方面揭示學前教育的發展現狀。二是積極關注當前的學前教育政策焦點或時事要點,增強指標體系與教育改革、教育政策之間的聯系。三是指標體系的建設可以采用一些國際通用的教育分類標準,保證監測所得數據具有國際可比性。如此,我們可以將監測所得數據同國際數據進行比較,從而進一步完善學前教育發展規劃。四是指標體系的建設需要關注教育過程本身,關注教育發展的宏觀環境,將質量貫穿于指標建設的始終。〔14〕

(二)將家長參與納入學前教育指標體系

幼兒的發展離不開家長的支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整體性早期兒童發展指標體系》中強調了母親和家庭環境對幼兒發展的影響,將“父母支持”作為重要的監測指標。〔15〕OECD也在《強勢開端2017》中指出,“家長參與對于確保兒童在家庭中的高質量學習,以及家園溝通具有重要的影響”。因此,我們應將家長參與納入學前教育指標體系,考察家長在幼兒學習與發展中的參與情況,以幫助教師與家長達成更有效的合作,從而促進幼兒的發展。

參考文獻:

〔1〕〔2〕楊爽.追求卓越:《強勢開端Ⅲ:早期教育和保育的質量工具箱》研究〔D〕.昆明:云南師范大學,2014.

〔3〕李靜,王偉,李輝輝.提升質量:OECD學前教育最新政策研究:《強勢開端Ⅲ:早期保教質量工具箱》述評〔J〕.比較教育研究,2015,37(3):77-82.

〔4〕OECD.Staring strong Ⅳ:Monitoring quality in earlying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M〕.Paris:OECD Publishing,2015:228.

〔5〕虞永平.現象·立場·視角:學前教育體制機制現狀研究〔M〕.南京: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73.

〔6〕熊燦燦.國際學前教育指標體系的特征分析及啟示〔J〕.教育測量與評價,2014,(4):22-25.

〔7〕孫艷霞.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2003年教育發展指標體系研究及啟示〔J〕.外國教育研究,2005,(1):76-80.

〔8〕〔9〕〔10〕〔11〕〔13〕OECD.Staring strong 2017:Key OECD indicator o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EB/OL〕.〔2018-06-26〕.http://dx.doi.org.

〔12〕石嵐.如何衡量教育產出:經合組織《教育概覽》產出指標分析及啟示〔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18.

〔14〕竇衛霖.關于UNESCO和OECD教育公平話語分析〔J〕.華東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3,45(4):81-154.

〔15〕熊燦燦,夏婧.國際學前教育質量監測:建構整體性早期兒童發展指標體系〔J〕.教育探索,2015,(12):13-17.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