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欲網絡攻擊俄電網?

2019-06-17 06:15:03 環球時報

●本報赴美國、德國、日本特派特約記者 張夢旭 青木 李珍 ●本報記者 郭媛丹 鄭璇 ●陳一 柳玉鵬

網絡戰爭真的即將到來嗎?美國《紐約時報》16日爆料稱,美國政府官員承認,早在2012年就已在俄羅斯電網中植入病毒程序,可隨時發起網絡攻擊。這一驚人爆料立即引發世界關注。盡管美國總統特朗普第一時間否認《紐約時報》的報道,宣稱這是“假新聞”,但世界仍然擔憂網絡冷戰甚至熱戰距離人類越來越近。美國是互聯網技術和資源最強大的國家,同時也是最早成立網絡司令部、把網絡攻擊作為主要軍事手段的國家之一。《紐約時報》稱,不太為人關注的是,去年夏天美國已經開始放寬了相關的法律授權限制,允許在發生沖突時對對方國家的網絡進行癱瘓性攻擊。多名中國學者16日接受《環球時報》采訪時表示,顯然,無論在技術上、法律上,還是戰略上,美國的網絡戰略已經變成攻擊性的網絡戰略,美國已經成為全球網絡安全的最大威脅。在《紐約時報》的報道中,得克薩斯大學教授切斯尼對美軍這一網絡行動洋洋得意地稱:“這是21世紀的炮艦外交,我們過去常常把軍艦停泊在對方國家岸邊(才能征服它們),現在我們(不為人知就)可以進入對方電網等關鍵系統……令其付出巨大的代價。”這番話完全暴露出美國網絡霸凌的嘴臉。

“幕后黑手”正在行動

“如果俄羅斯有一天陷入黑暗,華盛頓就是那個幕后黑手——至少美國官員是這樣告訴《紐約時報》的。”美國newser新聞網站稱,據《紐約時報》報道,美國軍方網絡司令部已經在俄羅斯電網中植入惡意病毒程序,可隨時發起網絡攻擊。美國多年來一直聲稱,莫斯科在美國電廠、供水設施、天然氣和石油管道控制程序中植入了病毒軟件,美國這次行動是為了警告俄羅斯,以抵消俄羅斯可能對美國采取同樣行動的威脅。報道稱,這是美國的一個戰略轉變。隨著特朗普和國會給美軍網絡攻擊更多施展空間,“游戲開始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紐約時報》這一長篇獨家報道花費了3個多月時間,采訪了多名現任和前政府官員,官員們描述了將(病毒)代碼植入到俄羅斯電網和其他目標中,作為向更具攻擊性戰略轉變的一部分。報道援引美國現任和前任安全官員的話稱,美國正在加大對俄羅斯電網的網絡攻擊,如今美國的網絡戰略已經更多地轉向進攻,并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將潛在的惡意代碼安置于俄羅斯系統內。

《紐約時報》稱,這類行動“至少從2012年就開始了”。報道稱,“美國(植入病毒程序)對俄羅斯電網的影響究竟有多深?如果不了解該行動的細節是不可能知道的。只有到了程序被激活時,才能弄清楚,是否可能削弱俄羅斯的軍事力量或將其拖入黑暗之中。在此之前,這個問題無法回答”。報道稱,美國此舉一方面是為了向俄羅斯發出警告,另一方面是為了在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爆發重大沖突時做好發動網絡攻擊的準備。《紐約時報》引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級情報官員的話稱,美國的網絡戰略“在過去一年變得非常激進”,盡管該官員不愿談論任何具體的機密項目,但他說:“我們現在做的事,如果在幾年前看的話,是不可想象的。”報道同時擔憂,這也帶來了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的網絡冷戰日益升級的重大風險。

美國網絡攻擊門檻已降低

《紐約時報》提醒稱,有一個不為人關注的問題是,自去年以來,美國就放寬了相關的法律授權限制。最近針對俄羅斯的網絡攻擊行動,是美國國會于2018年通過的一項國防授權法案允許進行的,該法案允許“在網絡空間秘密進行軍事活動,以威懾、保護或防御針對美國的攻擊或惡意網絡攻擊”。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簽署的“13號國家安全總統備忘錄”賦予了網絡司令部發起網絡攻擊的權力。根據這一備忘錄,這些行動只需要由國防部長授權,無需經過總統批準。報道還稱,特朗普可能并不知曉該行動的細節。五角大樓情報官員稱,他們擔心特朗普知道后有可能取消這一行動,或將這一計劃與外國官員討論,“就像他2017年曾向俄羅斯外長提到美軍正準備在敘利亞進行的秘密行動一樣”。

與此同時,美國官員在公開的表態中也越來越強調美國網絡戰略轉向進攻性。上周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在《華爾街日報》舉辦的一個會議上公開表示,美國網絡戰略的重點是防范網絡空間對美國選舉的干預,但“我們正在拓寬準備行動的領域”。他說,美國正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待潛在的網絡目標,“我們在告訴俄羅斯或任何其他要對我們進行網絡行動的國家,你們將付出代價”。

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保羅·中曾根(日裔)此前在議會上直言不諱地稱,有必要在敵人的網絡深處“突前防御”。《紐約時報》稱,事實上,這類網絡攻擊已經在許多軍事計劃中有所體現。保羅·中曾根曾深度參與了一個代號為“宙斯炸彈”的計劃。通過該行動,美國可以令伊朗防空、通信系統以及關鍵性的電網癱瘓。報道稱,這相當于一個“拔除伊朗的戰爭計劃”。

特朗普不知情嗎

對于《紐約時報》的報道,博爾頓和保羅·中曾根都通過發言人拒絕評論。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也拒絕置評,但稱美國將網絡攻擊目標指向俄電網的報道不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困擾。《紐約時報》稱,這或許表明這一行動只是“為了引起俄羅斯的注意(即警告俄羅斯)”。

不過,特朗普對此報道大發雷霆。他15日晚連發兩條推特,稱“失敗的《紐約時報》”在“編故事”,這是“叛國行為”,“毫無疑問,這是人民公敵”。16日一早,怒氣未消的特朗普再次連發兩條推特,稱“應該做一個民意調查,看《紐約時報》還是《華盛頓郵報》更不誠實、更愛騙人”,“它們都是美國的恥辱”。

雖然特朗普可能對這一具體行動不知情,但他此前曾同意對俄羅斯進行網絡攻擊。特朗普5月20日接受福克斯新聞頻道采訪時承認,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期間,他允許相關部門對俄發動網絡攻擊。當時,俄多個機構曾無法聯上互聯網。俄聯邦通訊社稱,特朗普的表態證實了美國一直在從事恐怖主義活動。

中國外交學院教授李海東16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盡管特朗普指責《紐約時報》的報道是假新聞,但這些媒體在美國政府內部有內線,有消息來源,因此這一報道的真實度還是比較高的。

從核冷戰到網絡冷戰

“雖然讓人類處于核毀滅邊緣的核冷戰已經過去,但現在網絡冷戰正在開始。”德國全球新聞網16日稱,《紐約時報》曝光了美國軍方在俄羅斯電網植入可能產生嚴重破壞的病毒,這顯然比美國所謂“俄羅斯用假新聞干預大選”要嚴重得多。盡管惡意軟件尚未激活,但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的美國,顯然正在為網絡冷戰做準備。

日本富士電視臺稱,“網絡攻擊”一直是美國用來指責他國的借口。美國口口聲聲表示網絡攻擊是“極其惡劣和無恥的行為”,但是現在美國自己卻開始公然對他國進行網絡攻擊,并且絲毫不認為有什么問題。也許此次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應該探討一下網絡攻擊問題。

對于《紐約時報》的報道,俄官方目前還沒有表態。不過,俄羅斯《觀點報》16日稱,美國一直指責俄羅斯和中國對其發動網絡攻擊,但實際上,美國才是對他國發動網絡攻擊的真正兇手。對一個國家的電力系統等關鍵設施發動網絡攻擊,將給平民造成重大損失,有可能會造成正在醫院接受手術的病人死亡,這完全是恐怖主義行徑。報道還稱,美國這一行動表明此前普京說的俄必須建立有自己主權的互聯網系統是十分必要的。針對美國的這種恐怖主義行為,俄應做好應對這種攻擊的準備,并有能力對美國做出針鋒相對的回擊。

“今日俄羅斯”網站稱,《紐約時報》的報道向讀者展示了美國官員“咄咄逼人”的姿態。去年該報報道所謂“俄羅斯黑客入侵”時大肆渲染這會造成美國“數百人受害”。而現在,“當網絡戰爭由華盛頓發起時,地緣政治便壓倒了人的生命”。

李海東說,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美國才是全球網絡安全的最主要威脅。美國在網絡技術方面是全球最先進的,現在又降低了網絡攻擊的門檻,這就意味著美國在網絡安全方面,很難說是建設性的,美國可以隨意對不喜歡的政權發動網絡戰。在全球網絡安全秩序方面,美國正在成為破壞性因素,成為混亂制造者。

復旦大學網絡空間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16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從目前來看,在電網等關鍵設施中植入惡意程序,只是一種網絡戰的準備階段。沈逸說,包括美國在內,沒有哪個國家敢真正發動網絡戰爭。網絡戰爭目前沒有交戰規則,后果無法預料。“特別是對俄羅斯這樣的國家,美國敢真正動一下試試看?”▲

環球時報 2019-06-17

環球時報的其它文章
習主席中亞之行成果豐碩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