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潘家訓:一生明道經世,寧靜致遠

2019-06-14 08:49:46 家人2019年1期

曾國藩

曾國藩,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被譽為“中華千古第一完人”。曾國藩是一個傳奇,而他的家族同樣傳奇。兩百多年來,曾氏后裔有成就的多達240余人,大多成為了學術、科技、文化領域的精英,構成了一個聲名遠播的華夏望族。

古人云:“君子之澤,五世而斬”,俗語也有“富不過三代”的說法。然而,曾氏家族綿延十代,代代都人才輩出,至今沒有出現過敗家子,堪稱中國家族史上的奇觀。那么,這其中的奧秘究竟在哪里呢?

答案就在曾國藩家風里,曾國藩除了是中國近代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他還是一個優秀卓越的家長,是一位偉大的教育家,他一生最大的特點就是對家庭具有高度責任心,一生修家書近1500封,對曾氏后人產生重大影響。

不睡懶覺,相當重要

對于入睡越來越晚的現代人來說,早起是一件異常困難的事情,但曾國藩家族家風的一大特色,便是規定必須高度重視早起。

說起早起,曾氏家族有著悠久的傳統。曾國藩的祖父曾玉屏年輕時是一個“浪子”,愛好聲色犬馬,性情懶惰,“與裘馬少年相逐,或日高酣寢”,太陽曬屁股了,他還在呼呼大睡。

長輩們譏諷他是浮薄浪兒,將成為敗家子。一語刺醒浪子心,曾玉屏從此“立起自責”,悔過自新,“終身未明而起”,開山墾荒,鑿石決壤,連通成片十數畛,成為立家基業。并且,他還總結出“八字三不信”治家口訣,成為曾氏家族的傳家寶。

曾文正公家書

書蔬魚豬,早掃考寶——曾玉屏治家八訣

“書蔬魚豬掃”就是讀書、種菜、養魚、喂豬、掃地,為居家之事;“早”是清早起床,“考”是重視祭祀祖先,“寶”是親鄰睦友。

到了曾國藩,他也把早起當成自己修身養性、鍛煉意志的重要生活習慣,終身躬身踐行。在祖父治家“八訣”的基礎上,他擴充提出了八本家訓:

讀古書以訓詁為本,

作詩文以聲調為本,

事親以得歡心為本,

養生以少惱怒為本,

立身以不妄語為本,

居家以不晏起為本,

居官以不要錢為本,

行軍以不擾民為本。

“居家以不晏起為本”,早起同樣是其中的重要內容。翻開《曾文正公家書》,可以發現,就早起這件事,曾國藩對家人有頗多叮嚀。

在給四弟曾國潢的家書中,曾國藩說,祖父留下的八訣家訓,“若不能盡行,但能行一早字,則家中子弟有所取舍,是厚望也”。又說,“欲去惰字,總以不晏起為第一義”。在給兒子曾紀澤的信中,則不厭其煩地詢問:“爾在家常能起早否?諸弟妹早起否?

早起為什么重要?因為能不能做到和堅持早起,體現出一個人的心性和習慣——能否做到自我約束、是否具備恒心和毅力、是不是勤奮努力,而這些無論對于做人還是成事,都是最重要的根基。

有意思的是,早起這一點甚至影響了晚清另一名臣李鴻章。1859年,李鴻章來投靠曾國藩,在湘軍軍營中當了一名幕僚。李鴻章那時年輕任性,愛睡懶覺,而曾國藩給湘軍定下死規則:天未明就得吃罷早飯,有仗打仗,無仗操練。他本人也跟湘軍士兵一樣,每天天未亮時,與幕僚們一起吃早飯,一邊吃一邊聊天。

李鴻章連睡三天懶覺后,第四天曾國藩發飚了,當面訓誡李鴻章:既到我這里來,就要遵守我的規則,最后說:“此間所尚的,惟一誠字而已!”說完,看也不看李鴻章一眼,拂袖而去。李鴻章驚坐原地,羞愧難言,從此睡懶覺的病給治好了。

孝悌為本

孝悌是曾國藩家風理念中最基本、最核心的內容,也是其一生躬行的道德規范。曾國潘靠科舉而獲得名位,靠戰功而博得爵位,可謂是一個功成名就的人物,然而,位高權重的他并沒有因此減省對孝悌這一德行標準的貞忠,孝敬父母長輩、友愛兄弟姐妹,他終身堅持著。

在父輩生病之時,曾國藩表現出的孝行更是值得稱道。“夢寐之中,時時想念堂上老人,望諸弟將兄意詳告祖父及父母。如堂上有望我回家之意,則弟書信與我,我概將家眷留在京師,我立即回家。如堂上老人全無望我歸省之意,則我亦不敢輕舉妄動。”曾國藩在得知祖父生病后,在一段時間內沒有收到來信而不知具體情況,“心甚焦急”,一再寫信追問“祖大人之病未知近日如何”,同時寄回遼東人參、高麗參等名貴中藥材,曾國藩一再叮囑:“高麗參足以補氣”,在得知了祖父的病情好轉,曾國藩發自內心的高興:“知1祖大人之病又得稍減……不勝欣幸!”

曾國蕃出生地 白玉堂

對曾國藩而言,“居官只不過是偶爾之事,居家乃是長久之計”,他經常在家書中時常勸導子弟要孝敬長輩,并闡述了孝道的真正含義。他在書中反復提醒后輩子孫要勤于孝道,身體篤行孝悌,對長輩的一言一行,無不謹守孝悌,曾國藩堅信對家族而言,建立一個有愛的孝悌之家,家世才能永不衰敗,家庭成員具備孝悌友愛之心,對個人來說,是自身修養的升華,對整個家庭來說則是祥瑞之征,可以延綿十代八代,因此曾國藩始終崇尚孝悌,將其作為曾家最根本的家風。

勤儉為上

倡導勤儉是曾國藩家風思想中提升子女修養的重要途徑。曾國藩強調“家勒則興,人勤則健;能勤能儉,永不貧賤。他要求:“諸兒須走路,不可坐轎騎馬。諸女莫太懶,宜學燒茶煮飯。書蔬魚豬,一家之生氣:”如此倡導勤儉其實與曾家一直的家世與家風有著密切聯系,曾國藩的祖父曾玉屏對曾國藩的一生有著深刻的影響。

曾國藩的性格和其祖父相近,祖孫倆是隔代親。曾玉屏一生勤苦,也十分節儉,早晚親自澆灌田地,種蔬半畦,晨而耕,夕而糞,入而伺豕,出而養魚,彼此雜職之。院里屋外,永遠收拾得干干凈凈,田地伺候得無微不至。這種勤儉作風無疑會對子弟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曾國藩經常告誡兒子不可貪愛奢華,居家之道惟推崇勤儉方可長

久:“勤儉自持,習勞習苦,可以處樂,可以處約,此君子也。……爾年尚幼,切不可貪愛奢華,不可慣習賴惰。無論大家小家、士農工商,勤苦儉約,未有不興,驕奢倦怠,未有不敗。”

曾國藩在要求子弟勤儉法人同時,還發揮榜樣作用“他在外為官30年,生活簡樸,一直穿布衣布襪,有大典迎賓時,方穿一件青緞馬褂,平日不穿,因而穿30年嶄新如初。”這種勤儉作風無疑對子弟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在其孫、著名教育家曾寶蓀的回憶錄中寫道“我家祖訓,不信僧道,也不許唱戲飲酒,賭錢打牌。”“我家因文正教訓,不尚奢侈。

從小事做起

曾國藩常對家人說:“絕大學問即在家庭日用之間。”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不要輕看了家庭中的日常瑣事,這中間就包含著處事待人的絕大學問。家庭中大事不多,多的是小事。從小事做起,養成良好的習慣,便可以走出家門做大事。

我們打開一部曾氏家書,迎面撲來的都是曾氏在告訴兒子從小事上做起:誠實,從不說假話做起;勒奮,從不睡懶覺做起;戒驕,從不譏笑人做起;戒奢,從不坐轎做起;端莊,從步伐穩重做起。

曾家老宅

一樁樁一件件小事都做好了,人的總體境界就提高了。

不留財產給兒子

早在道光二十九年,曾國藩初為大官時便對家人表示:“絕不留銀錢與后人。”后來身為湘軍統帥,曾國藩再次申明他的態度:“仕宦之家,不蓄積銀錢,使子弟自覺一無可恃。”

一無可恃,就是不留財產的真諦所在。讓孩子覺得沒有父輩可以庇蔭和憑靠,才會真正自己去努力。這一點,才是留給孩子最大、最可靠的財產。

左宗棠也持這種觀點,他說不僅不留錢財,連古籍字畫也不留給子孫,曾國藩稱贊左的這些話是“見道之言”。

林則徐對此也曾說過一段發人深省、堪稱千古良言的話:“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么?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么?愚而多財,益增其過。”可見這是有智慧的成功者共同的洞察。

“同言而信,信其所親;同命而行,行其所服。”曾國藩深知身教重于言教的道理。他要求家人做到的一切,自己都先做到了,而且做得最好,其本身就是一部最具說服力的教科書。這點也尤其值得家長注意。

要高度重視孩子的職業選擇

曾國藩家規的一大秘訣,就是高度重視對后f弋的職業選擇。曾國藩一生做事成功,有一個重要原因,他善于逆向思維。他要讓自己的家族長遠發展,首先就思考研究歷史上很多家族為什么迅速衰敗。他說:吾細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使盡,其子孫始而驕佚,繼而流蕩,終而溝壑,能慶延一二代者鮮矣。商貿之家,勤儉者能延三四代;耕讀之家,謹樸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則可以綿延十代八代……故教造弟及兒輩,但愿其為耕讀孝友之家,不愿其為仕宦之家。

曾國藩希望,孩子能夠不憑借外在的東西,自已能夠在內心找到快樂和寧靜。

他認為,決定家族成敗的,是你怎么塑造子孫們的品德品質,而不是給他們留多少錢。這是他研究歷代大家族興衰所得出的結論,有著堅實的事實支撐。

所以,曾國藩確立的家風,第一點,就是注重品德教育。不愿子孫當大官,不愿其為仕宦之家,只希望子孫成為一個君子,或者說是紳士。

所以曾國藩多次說:“凡人皆望子孫為大官,余不愿為大官。”他不愿孩子為官的主張,絕非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大智慧。不愿做大官做什么呢?曾國藩說,“愿為讀書明理之君子”。從小讓孩子有一個高遠的胸懷,注重培養他們高尚的品德,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成為紳士,而不是執著于事功層面的成功。

?
腾讯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