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軍打造更開放的長城

2019-06-12 09:26:11 中國汽車界2019年1期

李苗苗 張敏

WEY品牌舉辦了兩周年慶典。現場,WEY品牌創始人、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做了主題演講,魏建軍表示,兩年前我們的品牌是中國的WEY,兩年后,我們要成為世界的WEY。一番激情四溢的演講為WEY的發展定下了基調。

日前,WEY品牌舉辦了兩周年慶典。現場,WEY品牌創始人、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做了主題演講,他表示,兩年前我們的品牌是中國的WEY,兩年后,我們要成為世界的WEY。一番激情四溢的演講為WEY的發展定下了基調。

在慶典上,中國汽車品牌的五大掌門人——比亞迪汽車王傳福、吉利汽車李書福、東風汽車竺延風、北汽徐和誼、一汽徐留平相繼亮相現場大屏幕,為長城汽車祝賀。這在以往絕無僅有。

“最近我們招聘了一些職業經理人,大家認為長城開放了。其實長城一直在開放,可能發展的階段不同。”活動過后兩天,魏建軍在保定接受了《汽車人》獨家采訪。在表達了致力于“把中國的豪華品牌帶向世界”遠大志向的同時,他也表示,期待與其他自主品牌攜手并進,共助中國品牌合力向上。

《汽車人》專訪魏建軍摘錄

《汽車人》:在外界眼中,之前長城多少有些“土”,但最近大家都在談長城變了。

魏建軍:外界認為長城土,可能與地域和溝通有關系。以我本人來說,要是沒有外部接待,或者要開會的話,基本都穿得比較休閑。經常是一身牛仔,搭配一個黃馬甲,穿雙白色休閑的鞋,還是很顯眼。我敢說,一般像我這個歲數的人或者老板們,不敢像我這么穿。

汽車應該帶有更多的時尚,造型必須要迎合時代,迎合年輕人。我們也要有年輕心態。WEY的造型就很時尚,它在法蘭克福車展,很受主流媒體所認可。最近,也有人對我說,長城終于開放了。長城不是不開放,我們有這么多的技術專家,至少有四五十個國家的人加入長城,他們都有汽車相關專業的背景,學歷有的非常高。不開放,他們為什么都要加入到長城呢?我們能走到今天嗎?我們有這樣的一個技術沉淀嗎?我們的產品有這么多的競爭力嗎?說不開放,是一種誤解。

我們偏重于技術、工程。在前瞻技術上,L4、L5的自動駕駛都是同步在做。我們在美國、中國和印度三地聯合開發,多個文化的融合是必需的,這都標志著開放。在慕尼黑,在奧地利、韓國也都有技術中心,一直合作得很好。

《汽車人》:長城具體從什么時候開始開放的呢?

魏建軍:這有一個過程。2002年時,企業很小,承受不了外資零部件價格。好一點的自主品牌的零部件公司也看不上我們。我們認為應該多做一些零部件。當我們跟一個組織打交道的時候,人家看不上我們,我們跟一個個體打交道的時候,我們可以把他聘來,做發動機、變速器、底盤系統、電子電氣、內外飾等很多零部件。像我們WEY里面,座艙系統,包括座椅、頂棚、儀表板、底盤系統、變速器、發動機,都是我們自己干的。當時是沒辦法,不得已為之。這也讓我們造了一個起步階段的商業模式。中國品牌幾乎沒有品牌附加價值,我們靠制造零部件提升盈利能力和附加值。由于我們做零部件不可能是長城自己的人在做,必須得聘專業的人,與人家合作才能做成這件事情。所以盡管開放,不是以自己招聘人才的形式。最近,我們招聘了些與媒體平時打交道多的汽車人,大家認為長城開放了。其實不是那個概念。原來我們有2個品牌,現在有4個品牌,我們分別安排一些比較專業的人在做不同的品牌,形成各自的體系。

《汽車人》:能不能說長城的開放是很務實的開放?

魏建軍:應該是與長城發展階段有關。之前,車企開發出來車,哪怕差一點都能賣得出。現在這個階段是不開發出來有競爭力的車活不下去。所以,我們很早之前就偏重技術人才與核心技術打造。我們都要抓在手里面。當時營銷實際上是自帶流量的營銷,自帶定位,自帶品牌認知。沒有營銷人才,我們能做到這樣嗎?在汽車公司里,長城做品類做得是最少的。我覺得每一個品類都應該做精做強,有競爭力,我一直是這樣的一個思路。中國汽車產業一定要回歸理性增長,這個時代,可能我們這種做精會帶來更多的價值,我們不是那種虛胖。

《汽車人》:您本人對媒體是開放的嗎?看您一直比較低調。

魏建軍:我是不太偏重于這個方面。我覺得還是把事先干得完美,能讓顧客感覺到長城的產品實力。我們這個營銷定位是自帶流量的,別人沒有可比性。中國的品牌的成功路徑,不是上電視臺多宣傳了,品牌就有價值。我們的傳播并沒有想像的那么多,但在中國的品牌價值評選中,我們是第一位。

《汽車人》:在幾位民營企業家中,您的氣質又不太一樣。

魏建軍:所處環境不同,每家企業發展路徑是不一樣。長城應該說更加專注。我們更偏重于要造好車。我們也在整合外部的資源,進行平臺的共享,將零部件全部剝離出整車去了,以前管零部件叫做業務管控型,現在叫投資管控型。我們現在剝出去了四個零部件公司,這四個公司已經形成了一個自己的體系。現在我們在改變體制機制,讓他們去市場上歷練,去面向市場,同時又引進了其他配套商進來,跟他們競爭,多元化經營。

在開放合作方面,我們跟比亞迪合作是不錯的,我們用了他們的壓縮機,電機、電池,也在談。比亞迪也用了我們的一些零件,如底盤件的部分。北汽也跟我們有交流,下一步可能合作得更有深度。我們對于國內汽車公司一直在開放,下一步會更加緊密,更加有深度。例如,在海外市場,大家可以抱團出海。俄羅斯的市場環境比較復雜,中國的企業在俄羅斯多多少少的都受傷。要是跟中國人抱團出去,能解決很多問題。實際上日本人早就這么干了。

《汽車人》:長城與寶馬的合資引起很大關注,您如何看待合資股比政策放開?

魏建軍:大家價值觀互相認同。我們希望跟寶馬合資,向人家學習,對我們來講是很有價值的。寶馬也看重長城,因為我們很低調,也很務實。這個事并沒有任何人的撮合,我們沒有任何政府背景。他們通過供應商介紹聯系,開始沒想談合資,后來談談談,就合資了。整個過程用了一年半的時間,股比不是重點,這么多年我們沒有指著別人吃飯。當然我們還是希望合作能為長城和寶馬都能創造價值。現我們的股權就是50%,寶馬愿意更開放,我們還是愿意讓他們占到50%,這樣他們才更有責任感。

合資股比政策放開,也很公平。我們到海外去建廠,沒有說必須合資,只要符合法規就可以。中國市場太大,在WTO工業保護階段有不超過50%的策略,我覺得是很正常的,現在開放也是對的,可能對中方的投資收益會變小,話語權會變弱,但也符合公平原則。

《汽車人》:您怎么看下一步中國汽車競爭的格局。

魏建軍:最終還是讓市場說話,中國一定會走向靠市場來整合配置資源。市場汽車下滑對于中國企業來講,對汽車產業的健康發展是一個巨大的機遇。因為只有低谷能看出誰能生存下去。但即使是能生存下去的企業,也要看到自己與國際品牌的差距,不管是格局,還是戰略,還是思維,都會促使企業快速地轉變,包括長城在內。

《汽車人》:汽車業淘汰賽開啟,如果很多車企都消失了,您認為活下來的企業還會有長城嗎?

魏建軍:長城肯定是活下來那一個。我們經營這么多年,質量還是很好的。民營公司還是有戰斗力的,活下來的路徑不相同,但最終也在做大。吉利、比亞迪我覺得都還不錯,這幾個民營企業目前還是活下來了。自主品牌對中國汽車產業的貢獻是肯定的,現在汽車價格降下來,主要是自主品牌的努力。現在并不是說自主品牌不行了,外資品牌在中國也有很多不行的。

現在大家都在走國際化,所我們要多辯證地看問題,市場不好,我覺得也是機會。尤其現在搞環保,“藍天保衛戰”大家有抱怨,但是這也是雙刃劍,逼使我們變成了一個世界上最嚴苛的油耗和排放的標準,技術進步突然間提前了好幾年。滿足中國的排放了,哪個國家進不去呢?要雙向地看這個問題。

中國品牌也有優勢,比如互聯網技術、智能化,現在我們都在做技術儲備,像自動駕駛、智能駕駛和汽車網聯,比國外落后不了多少,甚至有很多東西都比他們好。我相信將來的智能交通方面中國也會走在前面。十九大總書記提出來建智慧社會,汽車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國家也都很重視。這些技術只要在中國能做得不錯,到海外去做市場、做推廣的時候也是優勢。

《汽車人》:您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怎么評價自己?

魏建軍:每一個企業也都不完美。我自己以前也犯了很多錯誤。甚至未來我還會犯錯誤。人走到那一步的時候,受自己的境界、格局影響。未來會犯錯誤嗎?我不敢保證,我覺得還會犯的。當時認為很正確的事情,有可能以后是錯的。

《汽車人》:給您自己的汽車生涯打個分吧,一百分的話您打多少?

魏建軍:差不多50分,不及格。沒有實現國際化,基本上中國自主品牌都談不上及格。哪有一個品牌做汽車只在自己家里面做?沒有那樣的品牌。長城要打造最有價值的國際化品牌,為什么?今天很累的一件事情是,明明車做得很好了,但是賣不上價格。李書福那天說了,不是讓外國汽車跑遍中國大地,要讓中國汽車跑遍全世界。這個說得很好,我確實也是有這樣的想法。

?
腾讯分分彩官网